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20-4-4  星期六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理事会人员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名誉会长名单、名誉副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会长、副会长、秘书长
山东省散文学会3月份审批入会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8年2月份审批入会名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7年10月发展会员名
邢庆杰:妙笔丹心著华章——序石贤
王 筱 :一块晶亮的
曹若嘉 :本是男儿郎——评《霸王
赵月斌:一棵生生不息的树——《青
《四重视角下的教育世界——王婷婷
刘艳凤:跟着《美游日记》游美国
宋遂良:致《美游日记》分享会
王 举  袁 滨:告诉你一个不一
崔广胜:抒写赤子情怀,谛听生命乐
信息详情
王 筱 : 张松与曹、刘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211

 

 
常读《三国》,每至张松献地图那段,总为曹公叹息,何曾想倒穿木屐迎许攸的曹公,那般地礼贤下士,竟容不下一个傲慢的张松,甚至视其为草芥,结果把天府之国的益州之地硬生生推到门外,推给了皇叔刘玄德,由此奠定了天下三分的格局。
900多年后,胸怀“壮岁旌旗拥万夫”的词中圣手辛幼安感叹道:“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
1800多年前的“汉末双雄”——曹孟德与刘玄德,因与身处西部边陲的益州别驾张松先后相会,历史因之发生了改变。
 
时当深秋,曹公青梅煮酒,与胸怀大志但寄人篱下的当朝皇叔刘玄德畅论天下英雄,先指刘,后自指,慨然曰: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玄德闻言,手中的筷子吓掉了,需借闻惊雷来遮掩。
当年,曹公的英雄豪气,可贯长虹!
但此一时,彼一时也!当“曹刘”一起遇到张松之时,曹公口中虽骂“织履编席小儿”,眼里毕竟还有“使君”,但却少了别人;而玄德眼里除了“丞相”之外,还有大片的好土,还有其它的英雄。
眼里无人的,当然待人以草芥;眼里放得下他人的,自然待人以国士。待人以草芥者则人亦以草芥待之,待人以国士者则人亦以国士待之。
由于眼界的不同,待人的态度自然有异,英雄的格局在此较量,英雄的气度在此对决,英雄角力的结局则迥异,
这番较量,较出了天下三分,刘玄德三分天下得其一,多赖“尊重”二字。
细想,曹公虽落败于赤壁,但北部大半个中国已在囊中,天下确无敌手,自然志得意满,取川路上,遇到张松,他丝毫不曾销掉英雄之气,他在在张松面前,绝对是响当当的丞相,一顶一的英雄。
可惜他遇到的是张松,一个足智慧多谋、身怀韬略的人,一个其貌不扬、脚踏两只船的人。因其貌丑,更在乎他们的评价,更把自己看得比什么都重。这种人,如果你给予必要的尊重,一定会收“士为知己者死”的效果。曹公阅人无数,驭人之术岂平常英雄可比,偏偏遇到张松之时,没了“礼贤下士”的气度。
曹公仪表堂堂,帅气更兼才气,惺惺相惜,手下多是胸有丘壑、气宇轩昂之人。估计是很少见到像张松这种先天不足、后天未补之人。像杨修,像曹植等,那不单是才高八斗,更是气宇不凡。
看惯了英姿勃发之人,再看张松,那是看哪儿哪儿不顺眼,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偏偏张松自恃才高,也颇有些恃才傲物。其实他的才,根本还在于手中有“硬通货”——益州地图。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以曹公这种较比干还要聪明几倍的人,居然没有看透张松的底牌,居然还计较张松的态度,居然还计较张松的相貌,居然还因张松的故意顶撞而大发雷霆,也许开始的时候还想摆摆声威,可到了最后,竟然被张松给彻底激怒了,直接就要把这个自己的同盟者给拉出去砍了。
由此可见,制怒是何等关键!
对曹公而言,可谓幸也不幸,幸的是由于好友杨修力保,张松保住了性命;不幸的是,这样临门一脚,直接把送上门的好礼硬推出去。
对皇叔而言,则是不幸中之大幸,与曹公的力量本就悬殊,若张松献上地图,则皇叔的西进计划就要搁浅,而今曹公弃之,张松为我所用,当真久旱的甘霖。
对张松而言,又气又恨,气的是有货卖不出,恨的是居然受此奇耻大辱。张松自然怒火中烧:都说你曹阿瞒宰相肚里能撑船,却原来如此小肚鸡肠,你真是门缝里瞧人——把我老张给看扁了!我张松论才气,绝不输人,过目成诵的本领你也看到了,才子杨修见了我不也佩服吗?咱不就是长得一般吗,这又不是我能左右的,都是娘老子所赐!哼,老子手里握有好东西,还怕你,你不要,正好,我还不上赶着呢?死了张屠夫,就吃混毛猪?
张松就这样气鼓鼓地、骂骂咧咧地打马往回西川的路上赶。
正当此时,他遇到了江湖上人称“枭雄”的刘皇叔。
刘皇叔就从军师庞统那里得过信息:这张松可是个宝贝,对西蜀的地理形势知之甚祥,就是一本活地图,用上此人,西进取川之路肯定会事半功倍。
刘皇叔在做秀的功夫一向了得,绝对了得。想当年,赵子龙在长坂坡上经过一番死战,血染征袍,方才将阿斗——后来继位蜀汉皇帝,投降西晋后坦言“此言乐,不民思蜀之”的那位——给救了回来,皇叔除夸赵云“一身是胆”之外,更作出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又感动终生的举动。他狠心地把白胖胖的阿斗接过来后就向地上掼,气乎乎地骂道:“为汝这孺子,几损我一员大将!”幸亏赵云眼疾手快,把孩子抱住,感激涕零道:“云虽肝脑涂地,不能报也!”据我们想来,这绝对是发自内心的。皇叔的仁义之名也随之早传遍四海。
刘皇叔既早知张松的来头,又正在实施向西蜀扩张的计划,正当用人之际,自然不会怠慢。其实他早就在打听张松的动向,早在张松拜见曹公之时,他就在想如何使张为我所用。当打探到张松在曹公处碰了一鼻子灰之后,当然喜出望外,早就在派出探马去迎接张松。
与曹公的态度不同,刘皇叔对张松是高接远迎接,好酒好菜不说,还给张松提供了施展才气的机会,把张松之才夸得比花都艳,比果都香,使张松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张松刚在实曹公处吃了闭门羹,刘备的这股香风很轻易地就他把给吹晕了。其实张松也还颇有识人之才,他也早知江湖上传唱着“仁义刘皇叔”的名字,更何况刘皇叔在荆州刚打了胜仗,又借了荆州,但毕竟寄人篱下,刘岂是肯屈居人下之杰,北进无路,南下不能,向西发展是注定,何况,诸葛孔明隆中之对更是名满天下,也因此,张松就等着刘皇叔来向他讨教。
但刘皇叔毕竟老油条、老江湖,深悟交往之道,欲取之,姑先与之。其所谓“与之”,主要就是送高帽子吹捧,送金银细软笼络,闭口不谈取西蜀之事。就像钓鱼,稳坐的功夫如果没有,不停地晃杆、移动,又有哪只傻鱼肯上你的钩?
张松毕竟是张松,谋士与将帅的有个很大的差别是一个能憋一个不能憋,张松到底憋不住了,感觉人家对自己如此厚待,比较阿瞒之不拿人当回事,实乃天壤之别,两相对照,张松内心深处为“知己者死”的慷慨油然而生,不由得直接发问:皇叔,难道没有取川之计?刘答:同宗基业,岂忍夺之?
张松忍不住发表皇皇之论,什么天与不取,必受天谴之类。其实,刘皇叔早有取四蜀之心,只是在等待时机而已。经过一番推让之后,张松将西蜀地图取出,将川中钱粮部署以及山川险要等一一呈给大汉皇叔,原本要献与当朝丞相的一份厚礼就这样换了主人。
当青梅煮酒之时,曹公、皇叔怕是谁也不会想到张松成了他俩分出胜负的重要棋子。
一个尊重,一个轻视,最终下出一盘难料的局。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大词人辛幼安的评断。
放到当时,我猜大约是,一则以悔,一则以喜。曹公悔,其悔在于以貌取人,未予张松应有的尊重;皇叔喜,喜在于重里轻表,频频送上高帽子,使张松的尊得到满足。
突然又想,刘皇叔当年也曾以貌取人,几误大事。那桩记忆与庞统相关,当年东吴鲁肃、第一谋臣孔明都曾极力推荐,自己却因庞统相貌丑陋、态度不恭,而将其安排为一介县令,几误大事,后来幸亏及时得到补救。当年的曾经,一定给皇叔留下了深刻印象,并“三省其身”,因此免了再犯旧错!!
   [1]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ICP备1020677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