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19-6-19  星期三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理事会人员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名誉会长名单、名誉副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会长、副会长、秘书长
山东省散文学会3月份审批入会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8年2月份审批入会名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7年10月发展会员名
刘艳凤:跟着《美游日记》游美国
宋遂良:致《美游日记》分享会
王 举  袁 滨:告诉你一个不一
崔广胜:抒写赤子情怀,谛听生命乐
文字的背影 王展/文
生命的随想,情感的蕴藉 ——序
创新是我们永远的使命——2011
散文语言实验必须恪守语言法则
行走在平民世界里——简评李登建散
信息详情
2006年中国散文漫谈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10554

2006年中国散文漫谈

王剑冰

       二○○六年的散文仍然没有大波大澜,当然也并减创作的火热情势。网络写手成为新的文学现象,很多发在网络上的作品被报刊拿去变成了铅字。人们追寻更加自由的创作方式、更加随意的述写内容,这样就有了更多的新散文,有了更多的新面孔。自然从中也可以看出这些写手较高的文化水准,对事物较强的理解能力,也就让我们看到了散文终究是在向前发展着,有着广阔的变革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有成就的作家仍显宝刀不老,写出的文字一篇是一篇,透显出扎实的文学功力及认真著文的态度。本文特提出几篇反响较大的作品。
     范曾的《何期执手成长别》(载《十月》2006年第6期),实乃大器细工,其感润于文,其情透于纸。他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正直、严谨、热情、理性的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形象,他把同数学家陈省身先生、物理学家杨振宁先生之间无私无欲互敬互爱的友情写得细腻感人。大师级的友好,大师级的境遇,大师级的性情,大师级的思想,全然融入了大师级的文字,而又从中溢放开来,让人慨叹出一幅生动画卷。 文著一气之成,诵读一口而终,从中可感者超越"数"之数矣。这里仅引几段文字借以说明:
    我不免回过头来看陈省身一眼,他正为我刚才的话笑声未止,瞠着他的一双大眼,揣度我又会出什么厥肆之词:"数学,无色、无声、无香、无味,看不见摸不着,但它无所不在、无远弗届、无所不包,没有‘数'的奇绝的构成,天地不是道家的混沌,便干脆是佛学的一片空白。"雷鸣似的掌声掩盖了我数学知识的浅陋。--场面描写传神而风趣。
     灵者,如梦幻、如泡影,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灵者,迅捷而来,迅捷而去,绝对留不下一丝痕迹。而灵,绝对是古往今来一切大师不可或缺的光照,它是物质的存在?还是精神的本体?不去详为探讨了吧!灵,在阿基米德浴室的澡盆,在弗莱明贮葡萄球菌的平皿,在贝多芬的音符,在帕格尼尼的琴弦,在陈省身的公式,当然也在某些人的画笔。--认知归总智慧而深刻。
      结尾处更是氤氲出一个让人动情的氛围:"南开园的新开湖畔,深夜里一片烛光,上万的莘莘学子,举着闪动的蜡烛,向我心目中廿世纪最伟大的数学家告别。庄严肃穆,悄焉寂然,没有哭声,也没有抽泣。只有无法慰籍的哀思举起了崇高的无际光焰,象征着他智慧的光亮,这光亮曾照遍人类的几何学圣地。"
     这些年李存葆的散文创作始终把目光放在大视野大格局上,这也就体现出他的胸怀和精神,他不喜好那些花花草草,而注目于江河湖海,他似乎一直在思索着人的生存、生命的质量、社会的和谐等问题,他关注那些体现人类文明的美的事物,追寻理想的至上境界,他写出过《霍山探泉》、《绿色天书》、《鲸殇》等,二○○六年又写出了《神农架启示录》(载《人民文学》2006年第8期),神农架是地球同一纬度上唯一的一片绿洲,也是一块没被污染的净土。当作者走入这块净土的时候,引起了更多的思索,关于绿色、关于植被的保护,关于大自然的恒久。作者以二○○六年暮春肆虐于北京的三十三万吨沙尘暴为对应,引出了一个绿色苍苍的神农架,他除了对神农架这帧巨幅山水画的赞美之外,也写到了对当时作为全国四大木材基地之一的这片原始森林的滥砍滥伐、乱采滥挖,乱捕滥猎,他私毫没有犹豫地批评了那些失去理性的砍伐和杀戮,他欢喜逐渐恢复了往昔那花花树树的红香绿浪,山山岭岭的千娇百媚。作者在结尾处再次提起沙尘暴给人们带来的巨大影响,而感叹出最古老的常常是最年轻的,最原始的也常常是最珍贵的。作者写道:"我踱步于金猴岭那由冷杉组成的原始林旁,大吐大纳,进行着气自丹田的呼吸。在这每立方厘米中含有十几万个负氧离子的特级氧吧里,我感到人生的倦意在消失,生命的倦意在消失,怀疑生活的理由也在消失。"在小说创作的间隙,李存葆尝试于大散文的写作,他对待散文的态度是认真的,他自己曾经说过写散文要比写小说的难度更大,而且不敢轻易为之。为能写成一篇,他往往要实地踏访,广索素材,在准备充足的情况下才动笔,所以他的文章可读性强,感染力大,读者可从中获得很多的东西,不止是文字中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 ICP备 0501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