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18-7-22  星期日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山东省散文学会3月份审批入会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8年2月份审批入会名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7年10月发展会员名
2016新批会员资料
刘艳凤:跟着《美游日记》游美国
宋遂良:致《美游日记》分享会
王 举  袁 滨:告诉你一个不一
崔广胜:抒写赤子情怀,谛听生命乐
文字的背影 王展/文
生命的随想,情感的蕴藉 ——序
创新是我们永远的使命——2011
散文语言实验必须恪守语言法则
行走在平民世界里——简评李登建散
信息详情
刘玉堂: 分把钱的事儿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420

 

 

         前不久至潍坊,想起了我的一个老乡战友说起的一桩往事。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所在的基地欲在山东设一个测量团,我这个战友是参与勘查选址的。他们几个人开着两辆北京吉普,风餐露宿,沿渤海湾一路勘查,来到了潍坊境内。途中歇息的时候,遇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儿,扛着一个大南瓜,神情落寞又十分疲惫地走着。           那男孩儿一见到他们,突然有点兴奋,遂问道,解放军叔叔,今晚放电拥儿(影)吧?那几个人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即哈哈地笑了,问他,你怎么会认为我们是放电影的?那男孩儿说,我们这里整年看不上一回电拥儿,也就是解放军叔叔来野营拉练的时候给放一场,看你们拉着机器——是发电机吧?以为你们放电拥儿来着!那几个人告诉他,我们不放电影,这个发电机是我们露营的时候用的。之后,问他扛着这么大个南瓜干吗去?那男孩儿告诉他们,是赶集去来着,窜了八里地没卖了,又扛回来了!那几个人里面有一位外省籍的炊事员,是专门给他们做饭的,遂问他,你准备卖多少钱?那男孩儿说,卖个能买本子的钱就行了,一毛二!那炊事员竟跟那男孩儿讨价还价,说是八分钱行吧?男孩子犹豫了一会儿,说行吧,再扛回家卖不了,更不值钱了!遂成交。


         这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我那个老乡战友并没有亲眼所见,他当时在一棵大树底下,正跟其他几个参谋绘制军用地图,欲标出所在的位置,离那个讨价还价的现场有一段距离。待他们绘制完了,那小男孩儿也走远了,我老乡战友方知此事。那炊事员是想在我战友面前卖乖,显摆如何占了个大便宜的,不想被我战友一拳给打倒了:你他妈的太欺负我们山东人了,你就缺那四分钱,让那孩子买不起个本子?之后立即让司机开着吉普追那男孩儿去了!最后是追到男孩儿所在的村里,好不容易找到那孩子,给了他四分钱。

       我老乡战友选址回来,给我说这件事,说着说着还掉了眼泪,说咱老家还很苦呀,没想到这么苦……


         依然是上世纪70年代末,我至广州出差,住在位于珠江边上的南海舰队招待所。这天傍晚,我到珠江边散步,在一座桥头上,遇到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蹲在那里卖香蕉。那是个典型的广东女人的形象,肤色黝黑,个子瘦小,赤着脚,旁边是两大嘟噜新鲜的香蕉,用一根竹子扁担插着,一看就是刚砍下来的。说起话来,我知这妇女是广州郊区的,来此要步行三十多华里,香蕉是一毛一一斤。她说,这香蕉在当地买,八九分钱即可买到,挑到这里,若是卖好了,每斤能赚二分钱。我试着提了一下那根两头都插在香蕉嘟噜里的扁担,应该有五六十斤不止。也正因为那香蕉是刚砍下来的,还不熟,不能马上吃,故而我在旁边瞅了半个多小时,竟然没有一个人来买。我因为还要转几个城市,不能马上带回家,要尝,还不能马上吃,也就一斤没买。晚上十点多了,我从招待所五楼的窗口,看见那女人还蜷曲在两嘟噜香蕉中间,身影黝黑而瘦小,看上去比其中的一嘟噜香蕉还小似的。待我睡了一觉起来,再从窗口看出去,那女人不见了。那么她是又将那两大嘟噜比她的身形还要大的香蕉挑回去了吗?一种同病相怜般的情感在心中纠结,之后再也没睡着,一晚上就在那里寻思:五六十斤香蕉,一斤也没卖了,连口水也没喝,又是赤着脚,黑灯瞎火的,三十多里地,怎么走呢……

        下边的故事,是听著名作家王愿坚老师在一次笔会上讲的。他说一个人坐长途汽车,可能会打瞌睡,也可能会看本书,可你见过有人拿着账本当书看的吗?我就见到过。一次出差,他见一个人在车上拿着一本账簿老在那里翻,且嘴里念念有词,有时还唉声叹气,遂问他,一个账簿有什么可看的,你怎么会这么专心致志?那人就说,自己是大队的会计,一个数字就是一个故事啊,我能将这本账上的所有数字都背过!王愿坚老师即刻接过账本,随意点了几个人的名字,那会计即将每家几口人、去年挣了多少工、分了多少粮、又得了几块钱,背得分文不差。之后他说,我不是特意要背过的,而是这些数字太小、太可怜,也太好背了,一个工两毛七,你挣得再多,还不是一口就能说出来!

        ——全是些可怜又苦涩的小数字!为什么要说这些事?一是这里面的有些道具连同它们的故事,可能再也不会出现或发生了,比方说,一分钱是怎么个概念?你问90后的孩子,他就未必知道。二是可以温故而知新,让你时时不忘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能扒几碗干饭,还会让你五味杂陈,忆起过去的钱可真值钱等等这些往事与故事……


刘玉堂,著名作家,曾任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现为山东省作协顾问。自1971年开始文学创作,至今已发表作品500多万字作品,著有中短篇小说集《钓鱼台纪事》《滑坡》《温柔之乡》《人走形势》《你无法真实》《福地》《自家人》《最后一个生产队》《县城意识》《乡村情结》《一头六四年的猪》《山里山外》《刘玉堂幽默小说精选》;长篇小说《乡村温柔》《尴尬大全》;随笔集《玉堂闲话》《我们的长处或优点》《好人似曾相识》《戏里戏外》等,2007年,黄河出版社推出了《刘玉堂文集》五卷本。

 

 

   [1]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 ICP备 0501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