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19-1-20  星期日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理事会人员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名誉会长名单、名誉副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会长、副会长、秘书长
山东省散文学会3月份审批入会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8年2月份审批入会名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7年10月发展会员名
刘艳凤:跟着《美游日记》游美国
宋遂良:致《美游日记》分享会
王 举  袁 滨:告诉你一个不一
崔广胜:抒写赤子情怀,谛听生命乐
文字的背影 王展/文
生命的随想,情感的蕴藉 ——序
创新是我们永远的使命——2011
散文语言实验必须恪守语言法则
行走在平民世界里——简评李登建散
信息详情
于云福:春日里,我醉倒在家门口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467

 

     很喜欢陈少华《九月九的酒》这首歌,沧桑、劲道、够味儿。“又是九月九,重阳夜、难聚首,思乡的人儿飘流在外头。又是九月九,愁更愁、情更忧,回家的打算始终在心头。”每每哼唱,总有一种无言的乡情和乡愁萦绕在自己的心头。是啊,多少年了,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三月五日,周日,三叔的小女儿结婚,我应邀参加喜宴。按照我们那儿的习俗,女儿出嫁的时候,女方父母和亲戚要很早起来准备的,走完所有仪式、打点安排女儿跟新郎官儿走了以后,大约早晨八、九点钟了,喜宴主要请本家本当,亲朋好友们一块坐一坐、聚一聚的。以此对远亲近邻的光临,表达一番由衷地感谢。那天早晨,可能因为天冷吧,仪式举行得顺利、快捷、圆满。八点半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南大院一间大房子里,举行酒宴了。三叔在我村还是比较讲究的人,可能按亲疏远近和身份吧,让我陪了一桌儿我们村村主任、我们村首富、会计、医生以及几个在外工作,还算“有出息”的人。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有些矜持的,毕竟从老爹去世,一次也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跟父老乡亲面对面的吃吃饭、喝喝酒了,竟有点陌生的感觉,再加上习惯了我们这边儿的婚宴,一般不喝酒的场面,我就很有礼貌地说:“今天是我堂妹结婚的好日子,我们共同祝贺哈,感谢各位的帮忙啊。大家吃好喝好,多吃菜,酒随意,喝多了对身体不好。”说着,站起来,浅浅地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就坐了下来。
      没承想,坐在二客的村里首富大哥不干了,似乎很激动,急乎乎地说:“哎,我说兄弟,怎么回事,给你三叔省钱呢,还是你觉得自己在外面出息得挺好的,不想跟咱老百姓喝杯酒?!”这话说的,误会了不是,我刚想站起来解释,大哥却没有给我这个机会,接着道:“兄弟,你这个人有出息、孝顺、仗义,去年老叔走了,但你把后事办得很好,咱村第一了。老叔儿走得安详、走得踏实、走得风光啊。咱村同龄人、小青年都该跟你好好学学。怎么今儿个当着爷啊、叔啊和弟兄们就生分了呢。”
     那里是生分呢,大哥也没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合适不合适。一句话却把我扯回了去年正月那段痛苦的煎熬中。时间一秒一秒地过,月儿一尺一尺地挪,客观公正,无论悲欢,无论生死。去年春节期间,我基本上是伺候在老父床前,一天天数着日子过的。跟老父亲说着他可能已听不进去的话儿,给老爹吃着喝着他能稍稍用的一点一滴,只是希望哪怕能让老爹再多活一年也好。终于,兄妹几个的孝心似乎感动了上天,老爹吃上了过年的饺子,也算过了八十大寿。
可能只是善良的老爹为了给我们一个最大的安慰吧,却没给我们更多的希望。2016年2月16日,正月初九凌晨,老爹还是在万家团圆时安详地走了。记不住太多痛苦的回忆,只记得老爹临终前,像是一下子清醒了似的,拉着我的手,用他对我说了一辈子、现在只有我看得懂的嘴型说:“好好过日子,好好干活,好好出息。”说完,在姐妹家人的嚎啕大哭中溘然长逝!而我竟然在自我意识撕心裂肺地窒息中,反复念叨着:爹,你放心,我会好好生活,好好工作,好好出息的。我知道,爹那个“出息”的含义是当官,当大官,出人头地,衣锦还乡,光宗耀祖等。现在看来,自己是当不了官了,那就努力做好本职工作,不越位,不惰位,未必能“仰无愧于天,俯不怍于地”,却也对得起事业,对得起良心。然后呢,在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上,做出一番成绩,不求惊天动地,只求有朝一日,也能让人刮目相看,聊以慰藉老父的在天之灵。接下来的时间,工作之余,我全力以赴地操持着老爹的“烧七”“百日”等祭祀事宜,按照老爹的遗愿,在这期间承担了所有的一切,没给尚在农村、生活还不富裕的姐姐们增添负担。没想到,这本来自己该做的一点事儿,老哥还记在心里。
     “别的话我也不说了,大哥今年65了,就冲着你孝顺、会办事,喝个酒怎么样?我喝了,你看着吧。”这不是商量啊!今天这事,我办的有些矫情了,在乡里乡亲面前,装什么呢?看着一口扪下去的大哥,我站起来,没有说话,朝屋里的长辈儿、兄弟们鞠了一躬,说声“对不起”,也一口喝了下去。应该说,喝酒就从现在开始了。
      接着父母官村主任说话了:“是啊,云福,这酒你还得喝。咱村生态新农村建设,你还捐了那么多水泥呢。看看咱这文化大院、水泥路、小凉亭,里边都有你的功劳啊。来,我敬杯儿,你也喝了。这酒也得喝呀,要不就是居功自傲了。端起酒杯儿,我一饮而尽,为村里做点事,不过分,该喝。
     酒席桌上,往往就是这样,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村里几个上了岁数的叔伯大爷们,也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我并不愿提及的往事,一一细数着,什么我给村里一些书啦,我还赞助了一个学生啦等等。而我就一杯一杯不停地喝着,天到这般时候,谁说话我能不喝?都乡里乡亲的,想瞧不起谁呢。说着,喝着,邻桌儿父老乡亲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也纷纷站了起来,我也只能继续说着,喝着,喝着,说着。
     看着眼里充满感激的众乡亲,我心里有些惭愧,年过半百,只给家乡做了一点点贡献,他们就会记你一辈子的好。我知道,路还很长,我应该还会做些什么。感恩路上,就让善意盈盈的每一段,写满自己的努力与光明,写满乡亲的平安与喜乐,写满乡情的伟大与厚重吧。
     今天这酒儿,我要喝,即使是醉一回儿,又何妨?放松了自己,我好像有点刹不住的感觉,端起酒杯,跟副陪儿兄弟一一回敬,他们是我的亲人,这里是我的根啊。一边敬着,一边轻轻哼唱着:“走走走走走啊走,走到村里头,这里没有烈酒只有问候。亲人和朋友举起杯倒满酒,饮尽这乡情醉倒在家门口。”
最后,到十一点左右吧,我们终于如愿以偿,手拉手,坐在门口,晕乎乎地跟父老乡亲一一道别。后来的事,很多记不清了。我只知道,一个寒意料峭的春日里,我醉倒在家门口。

 

   [1]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 ICP备 0501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