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19-7-23  星期二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理事会人员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名誉会长名单、名誉副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会长、副会长、秘书长
山东省散文学会3月份审批入会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8年2月份审批入会名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7年10月发展会员名
刘艳凤:跟着《美游日记》游美国
宋遂良:致《美游日记》分享会
王 举  袁 滨:告诉你一个不一
崔广胜:抒写赤子情怀,谛听生命乐
文字的背影 王展/文
生命的随想,情感的蕴藉 ——序
创新是我们永远的使命——2011
散文语言实验必须恪守语言法则
行走在平民世界里——简评李登建散
信息详情
冯英强: 一个王的出走和回归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184
曾经外出打工的潮流促使着人往高处走,就这样走出了故乡,离开故土,远处漂泊在不大不小的城市里,每次拿起笔却向往远离烟火的人生。半睡半醒中常常步入一个朦胧的梦境、旷野,我与飞鸟相伴,与百兽为伍,静观天地间沧海桑田的变迁,或卧、或躺,静静地与苍穹为伍。
也许是梦太深了也太真了,有人儿告诉我那是故乡,一个被遗忘很久的地方,那里适合你的梦想。也许是吧。从此我对闭了心门,用梦敲扣故乡,黑夜不再给我开启那段梦境。故乡就这样留在心底,似梦若隐若现。
携梦而归,再一次回到故乡,明知错过了好多季节,也晓得无缘与风花雪月的时间和故事,也无缘与那泰山和九华山样的壮丽景观,可我还是在一个早晨收拾行囊,像是一次准备已久的远行,在黑夜里义无返顾地奔向了这片神奇的土地,只为了赴梦里那段故乡的约定。
远离了喧闹,远离了繁华,车子行驶在久违的故乡,也不是久违,一年前来过,夜里匆匆忙忙的而来,背对着朝霞而去,就这样车子拐进每次逃离的巷道,狭窄的只能容下我自己还有那辆车,那低矮的院墙依然把我围地水泄不通,感觉狭小的让人窒息,几乎荒芜的故乡寥寥几户人家,微弱的灯光若有若无,远去几声狗叫没有打扰我的睡意,我拥抱着门前那棵大树而眠。
一种相遇,一笑倾城。早晨的故乡红润的脸庞,芳香的气味。空气里依然有着泥土的芳香,多少年没有仔细的闻一闻这样的空气,弃车而行,郊外如荒无人烟的旷野,我如同走进了隔世的遥远里,野草、古树、屈曲盘旋的枝条、群鸟、无垠苍穹……如一片荒蛮的土地!如一方未开垦的净土!烟雨迷蒙,我穿行在了前世丢失的梦里,了却了一场千百次的轮回都未曾了却的约定,一抹酡颜醉红了一纸素笺,片刻开启了这梦的序章。嗅着这淡淡的花香,心中暗暗窃喜,那这朵朵花开,丝丝笑意,是故乡她在戏谑这没有做完的梦,还是我扼不住心底的喜悦,花枝招展的不知名的野花带着胭脂香竞相开放,随风眉目传情,春光乍泄,千丝频弄小温柔,竟不由撩起心事,梦悠悠,意悠悠。这就是我梦里的地方,青山绿水,一副墨染的风景。
曾经光秃秃的山野,曾经青嫩的小草被收割在背篓里,那是家里唯一经济支柱猪、羊的口粮。绿色就这样收割,漏出土地,满山几颗弱不禁风的小树也毫无生机,本该盛装的故乡,四野草木凋零,孤零零的站成了故乡的守卫。
天高高挂起一副山水画,一支画笔改变了天的颜色。天就这样阴了,青色,萧条的地,枯黄,故乡就这样把《三字经》做成盛装的颜色披在身上,引一群幼童在那里窃窃私语。山涧之间蒙蒙的水雾,吟一首李白的《踏歌行》回荡,烟雨的江南也许就是此番景致。莫不是我真的走进了那悠长的梦境?一种怀旧的气息扑面而来,迷离中携一部古书,看着眼前,又似乎很遥远,也许这就是我的家园,一个变了模样的故乡。
怪石林立、缥缈的荒野,那地下的根茎在我们出走的空隙再一次漏出地面,夸张的铺满了故乡,进一步欺负故乡里的老人,霸占了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漂泊的种子有幸得遇到满腹经纶的蓝采和或许那个多管闲事的吕洞宾的点化,随风、随人一路欢歌漂泊至此,故乡将它们收留,用贫瘠的泥土掩埋,种下了生命和绿色,也种下了希望,风然后无情的掉头去开辟新的征途,绿色用生命去谱写下一个拥抱故乡的豪迈乐章。等到希望萌发、生长、茁壮成一片葱茏之时,故乡又沉淀出了另一片生命,踏上了新的征程……千百万年来不断地改变模样的故乡,在岁月退去的那一刻,不让有景无诗俗了人,唐诗宋词再一次靠近,寻觅着那幽静小道而行,撒一把汉诗,幽静在郁郁葱葱中而来,风带着那份久违的凉爽而来,就这样激情相拥,漫过故乡所有的山头,那是厚重的乡情,那是苦涩的岁月,岁月绵长中孕育了我们,壮观望不到边的绿色、看不到头的青山绿水,他们顽强地在这片贫瘠的土地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在没有了我们打扰中繁衍着子子孙孙。那成型的树干高耸入云,用挺拔的身姿眺望远方,把自己站成故乡的灯塔,那漫无目的而又调皮的枝条从地面开始,野性地张扬着生命,树子树孙屈曲盘旋的枝干缠绕在一起,侵占了上山的道路,遮挡了已经老去的故乡,构成了一道幽深的世外桃源。
一抹诗音。温良的日子,清浅的时光,花开一缕香,悠绵的般若惊鸿间,是谁在指尖娓娓垂涎凝香?怪石林立的荒草地又是谁心无杂念的搓字为诗,捻一笔月朗清风,踏一瞥云淡风轻,只为了这素纱半掩芙蓉面。山上那久违的松柏,梦境里那曾经幻想过的那片杨树,不!比梦里的还要大,还要远,一眼望不到边。一条小道通往深处,幽长深远,恰似梦里的仙境。我丢弃了那份成年人的样子,如小孩般蹦蹦跳跳的飘向了路的尽头,不!没有路也没有尽头,我淹没在丛林之中,感觉身边一片梦幻,迷失了自己。各种鸟儿也安静地藏在其中,偶尔会有一只突然从身边飞起,惊扰了树下的梦幻。树上有鸟窝,它的主人也许赶在天黑之前回来,也许和我一样远走他乡了,不知它在异乡温暖的小窝是否还会和我一样经常记挂故乡的家园?梦里是否还时常梦见已经摇摇欲坠的老家,等到明年春暖花开时,这个小窝儿不知能不能耐得住今冬漫长地风雪飘摇?也许会的,它一直安静的等待,情缱绻。树枝轻颤,是家乡心颤动在痴等着,一直在盼着归来。何处来,又将到何处去?是这浅梦易醒,只恐夜深花睡去,还是芳华一瞬,那萦绕在心房的暗香强烈感受到了家乡的脉搏,“怂”起了阵阵伤感。寂寞中等待下你或者一个主人归来,将它修补,站在枝头唱着欢快的歌谣。
季节尚浅,情却浓。风景在远方,也在身边。那最美的时光却一直还在,一直在等待。一直行在心上未曾远离。撷一抹明媚的时光,这时光也总不会只是一个模样,或动、或静、或远、或进,原来,心的领悟,只是一瞬间。把风景植入进生命里,云很淡,风很清,任星辰,浮浮沉沉,心境永远清新。远处的一座城在向我招手-千古纪王城,城楼、宫墙、一个远古石头的王国,我看见了一排排木楼林立在王城内外,古朴的古色古香,错落有致的排列在山里,伴着渺渺炊烟若隐若现。还有那山半腰那明千年的古道,栈道上拱起了一座座石桥,悬空而立,横挂于悬崖峭壁之上,轻灵而俊秀,温柔婉约,面若桃花,她从江南烟雨款款走来。穿一身薄薄的红裙,画一柳叶眉,一酡浓浓的胭脂红,貌似聊斋狐仙。执笔挥洒、挥笔泼墨与素浅之上。山野之中,走来这样一位淡淡素装的女子,风情而万种,温柔似水,笑颜如痴。入梦、入书,书中故事千回百转,却转不过依人的景色入眼、入心。
走出了树林步入山涧羊肠小道,飘在了半空之上!伸手抓一片云彩,用画笔涂上颜色,撒上唐诗宋词,风就这样有了声音;它那无与伦比的华光、风采,全部展现在眼前,看到了一个更广阔的天地。远处的荒草地、松柏、杨树林、刺槐林、还有那几座新坟飘荡的纸花圈……使我感到家乡的壮旷与纯洁,美得一塌糊涂!远处几栋石板房依然彰显着清寒。
风摇曳着树,惊起满山的鸟儿,空中不时传来婉转的鸟鸣、自由翱翔,围绕着那条线翱翔,还有几只飞不起的野兔满山遍野的蹿跳着,好像追赶者什么,还是躲避着什么,鸟儿和野兔最终还是没有舍得离开这片美丽的故土,打算在这里度过一生?安安静静的。无边的松柏,辽阔的荒草地……这一切的一切是故乡曾经的怀抱,还是我们往日的温床?祖辈又有谁知道百万年前这里的模样,那么百万年以后呢?这里又会是谁的乐土?沧海桑田本无常!其实生命何止不是一场无法预订的旅程?时间地点,飘忽不定,曾经深刻的相逢,我们只是时间里的一个过客,到最后也许会抵不过一座破落的院落。
梦里的故乡随着恍惚的思绪渐行渐近,都说高处不胜寒,可只有登临高处,才可以看清水复山重的风景。我站在高处的栈道,放眼四野,景依然靠不近,曾经的美好,曾经的誓言,只留下美丽的回忆。远处的往事在悲伤中看到了楚楚绽放的童年,那样的天真灿烂,除了水、除了裸露的石头都是满眼的绿色。看到离视线越来越近的院墙,文字已经漫天飞舞,是那条隐藏在岁月里的红线依然栓挂在心里最深处。那朵已经凋谢在梦里的花朵与文字,已然融入生命,在心中如诗的美丽却苍茫无力。下着美丽的风景遥望苍穹,看到了何为沧海桑田的变迁,何为纯真和自然。这些年错过许多美好景致,身处缭绕的烟火中,抓一把空中漂泊的烟火,依旧寻一份梦境远行。有景无诗俗了人,也俗了故乡,拾起笔却写满了一个王城的乡愁。
   [1]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 ICP备 0501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