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散文界/征文

显明:历下月华照千年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6月10日 浏览:553 非原创


二○一四年十一月,我参加完《光明日报》、孔子研究院等单位在曲阜召开的学习习近平“四个讲清楚”征文颁奖活动后,曾在山东寿光挂职锻炼、后辞职下海在济南打拼的友人,一只电话将我叫到济南,我便再次到历下流连,再次接受历下蕴含的厚重儒家文化的洗礼。

我大半生的人生旅程中,到山东学习、游历的次数最多。一九六六年,红卫兵大串联,十五岁的我跟着大哥哥大姐姐们,到过泰山,很想砸烂那些“封建”建筑和石刻;一九九五年,我随市委办公厅考察团,到济南市委办公厅学习先进管理办法;进入新世纪,因我区有领导在寿光挂职,我们曾到那儿学习农业产业结构调、服务京城的经验。几次到大连,渡海往返,都要经过山东……这些公务活动之余,都曾踏访过山东尤其是济南的名胜。为何对山东特别偏爱?因山东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发源地之一,产生了孔子、孟子等彪炳千秋的传统文化始祖;因山东有巍巍泰山、蓬莱仙境、崂山“聊斋”,山水文化久远;因山东位于渤海之滨,海洋经济、或者叫外向型经济成效显著,山东人海纳百川、兼收并蓄先进文化的气魄宏大……

友人问:“济南的景点很多,览胜观光点什么呢?”我回答:“客随主便。”友人大发感慨:“我在济南生活了五、六年,反复熏陶着济南丰富、深厚的人文景观,对我打点生意、特别是处理好义与利的关系,受益多多……再看看我的故乡,我感觉有些底气不足。你清楚,我们的老家,也算全国名声遐迩的大城市,但除了翠峰环伺、长河落日的山川形胜,除了高楼耸峙、厂房林立等等生产、生活设施外,人文景观屈指可数,历史遗迹了了无几,更无在历史上卓有建树的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文学家。别骂我数典忘祖啊。要想游历底蕴深厚的历史遗存,要想寻觅悠久文化的脉络,要想吸取传统道德的营养,似乎只有到其他地区、其他城市了……”我回答:“我有同感。济南是非去不可的人文资源富集地之一。”友人说:“实实在在感受到,济南,是一座朝气蓬勃的城市,一座历史遗址丰富的城市,一座滋养着华夏文明的城市!”

“有这样的反思,老弟学识长进,非复吴下阿蒙了!”我感受到济南传统文化对友人的影响,建议:“我刚刚在曲阜看了孔庙,觉得离领悟透彻孔子的思想,相去甚远。我知道历下区也有相关的景点,我想再看看,或许可弥补我的孤陋寡闻于万一。”友人说:“好,好。历下区有关孔圣人的景点,主要有两处。一是千佛山的历山院及重新修建的文昌阁,一处是坐落于济南市大明湖路的济南府学文庙。到千佛山,要爬山,景点多,先去看。下山后,再游天下第一泉风景区内的济南府学文庙。晚上,感受感受月光下的历下风情……”

“好,好。”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到文庙、文昌阁之类的遗址、祭祀场所去观瞻,因为我在公务之余,多多少少读了点孔孟之道的书,受儒家学说的感染较多,但又没有登堂入室的资格。于是,到各地游历,凡是有孔子的纪念堂庙,或以传授儒家学说的场所,我都去看看,希望孔子的思想,能够润泽我的心灵,孔子倡导的道德观念,能够充沛我的精气神。

我们直奔历山院及文昌阁。到了一看,已非昔日景况。记忆中,我一九九七年来此盘桓时,这里仅仅是一个破败不堪的大杂院。翠柏映衬着一座石砌的平台。平台也不高,了无生气,倒是台壁悬垂着的槐树和葳蕤的藤蔓,还洋溢着生机,台上的柏树,浓荫匝地。浓荫之下,设以石几石凳,供游人小憩赏景。那时看到的情景,全然没有建于清康熙三十三年,距今三百多年前的“文昌阁即矗立于高台之上,三楹出厦,粉墙青瓦,红棕柱,花槅扇,显得古朴”的感受。

友人说:“济南人重视历史遗址的保护,舍得把钱花在修复能体现济南历史文脉的项目上,你看眼前的文昌阁,就是二○○四年重修的。《重修文昌阁记》说:‘济南历山原有文昌祠宇之设,惟以地僻狭隘,年久失修,渐就倾圮。当今盛世,百废俱兴,尤关祖国文教之古迹,更属先务之列;乃于公元两千又四年秋,择东岭开阔之地重建新宫……’它的规模比旧阁大,品质比旧阁高。”

新建设的文昌阁,选址恰当,既避开原来地盘的狭小,又与原址相距不远,体现了延续性。这说明,济南的人文景观建设,比较尊重人脉的传承与弘扬,比较尊重游客的踏访习惯。新建的文昌阁,充分发挥了山势的特点,各个建筑物,按照它的功能,按照它内部形成的“文理”脉络,依次布置,只要认真观瞻,文昌阁张扬的价值取向,就会在游客心中留下清晰的烙印。文昌阁的建筑风格,大气、庄重,配置的对联、匾额,都十分精致、精确。但是,仔细研读,它现代味较浓,与其他地方保存下来的原汁原味的文庙相比,缺少沧桑感,厚重感。这也是无奈的事情。谁叫我们一些炎黄子孙,总是将历史馈赠后人的思想、道德、伦理等精华和糟粕一起毁了呢。

友人问我:“发古人之思了吧?说说,我也分尝分尝。”

我回答:“我不明白,几千年来,构筑中国古代社会核心价值体系的儒家思想,为什么一方面被人‘独尊’,奉若神明,成为一代又一代立志‘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先贤们的精神支柱?为什么另一方面又会反反复复遭到各阶层人士、各种政治集团的解构,甚至是雷霆万钧般的摧毁?我的想法有些乱,理不清晰。”

友人征求我的意见:“去万佛洞看看?那是千佛山的一大胜景哟。”

我摇摇头:“看了资料,它是重构、仿造的敦煌、龙门、麦积山、云冈的石窟造像,无论怎么栩栩如生,怎么精美绝伦,但它都不能代替原址的造像。我曾多次到敦煌、龙门、麦积山、云冈膜拜过,这万佛洞,就留待下次来感受它的艺术魅力吧。”

下了千佛山,我们奔向济南府学文庙。据说,这座创建于北宋熙宁年间的文庙的规模、祭祀的隆重,可与曲阜孔庙、江西萍乡文庙、南京六合文庙、苏州文庙比肩。据我肤浅的了解,两宋时期,虽然经济比不上唐朝发达,没有出现“贞观之治”之类的盛况,但它却是历史上思想禁锢最少、文化特别发达、文人遭到钳制最轻的时期。那时修建的济南府学文庙,肯定是首屈一指的了。但是,它的命运如千佛山上的文昌阁一样,历史上曾数次被毁、数次重修,又逐渐败落。曾一度大成殿被辟为礼堂和小学校舍。

重修的济南府学文庙,气势恢弘,置身其间,你能感受到孔子及他的思想,穿越两千多年时间隧道后,仍然辐射出熠熠光辉。

我站立在棂星门前,四柱三门构成的大门,象征着祭祀孔子,如同祭祀苍天般的庄严与神圣。我凝视着由六组高低不等的红色支架支撑起的三层黄色牌坊,感觉它特别灵动,黄色对称的大成门,下方衬以青灰色石栏围成的水池,显得十分方正、大气。大成殿两边的御碑,诉说着文庙的历史;供奉的孔子帝王像,肃穆、睿智;两边的四配塑像和十二哲塑像,形象生动;上方的天蓝色顶棚,与孔子塑像的色彩,浑然一体,昭示着孔子的思想像海洋般广博、深邃。

流连在济南府学文庙,脑子里汩汩有声地诵读着孔子的政治主张、文化观念、哲学思想、道德理论。这些精神内核,体现出的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求大同的品质,以强大的凝聚力、认同感,奠定了中华文化最初的基础,经过后来者的不断提炼、诠释、丰富、升华、实践,构筑起中华民族坚固的精神大厦,庇护着炎黄子孙的心灵,汇集成汪洋恣意的思想洪流,滋养着中华民族的灵魂。因之,尽管不同时代,不同的政治家、思想家都曾否定过孔子,不同身份的人士都曾摧毁过祭祀孔子的场所,但它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是什么原因呢?大概不能仅仅归结于孔子是个人格高贵道德完美的人,他的思想是圣洁的,他的灵魂是高洁的吧。

晚上,喝罢“孔府宴酒”,我们继续观赏历下的夜景。高洁的月光溶溶地氲氤在夜空,天下第一泉风景区的景点,显得更加空灵,深幽。我无心去品鉴“一河、一湖、三泉、四园”曼妙,心思仍然凝结在文昌阁、文庙、孔子和月光上。清爽、苍凉的月华,从上空静静流淌下来,几分清朗,几分暖意。这朗照千年的月华,它如孔子思想一样明晰、温馨,孔子将自己主张的仁爱忠恕与墨家的兼爱非攻、道家的道法自然、佛家的慈悲为怀、宋明理学家的民胞物与,一同构成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胸怀和深沉情感,根源上净除现实世界根深蒂固的既成经验世界和内在观念世界,把人的心灵和精神生命从经验世界的欲望、利害、计较、思虑、毁誉、荣辱、是非、分别、物我、死生等层层枷锁和重重遮蔽中超拔出来,实现对人的心灵和精神世界的彻底净化,回归心之本真状态,开启内在心性的光明,生命与知识实现了相互圆融。

历下不老,月光不老,孔子不老。

 

作者:陈显明,重庆市委宣传部签约作家。08、10两年度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作者,出版长篇小说《大拆迁》《农民代表》《杨沧白》《战俘营》《硕鼠计划》等八部。中短篇小说、散文若干,计450多万字,多次获全国省市奖。小歌剧《迎春官》获全国一等奖,电影剧本《战俘营》获重庆市提名奖,电影剧本《凤鸣木洞》获重庆第八届重影杯征文三等奖,摄制后,获得第十五届世界民族文化节优秀电影提名奖、优秀音乐奖。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