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新作

徒步,向梅里雪山致敬

作者:黛石 日期:2020年07月06日 浏览:499 非原创

徒步,向梅里雪山致敬

 

酷爱雪山,因它高寒神秘,凛然难以攀登。梅里,是最神圣的雪山,海拔高度6740米,至今仍是处女峰。它是藏区八大神山之首,驻于三江并流之地,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雪山。我曾四度朝圣,诠释我对它的痴情。

徒步梅里北坡,始发地德钦亚贡村。亚贡村被雪山江河包围,过去出需坐索,而今政府修建了亚贡乡村公路这条盘山公路极难行,路窄、陡,弯多,易落石。6月21日一早出发,一行6人抵达亚贡村时已近中午。事先订好了两匹马及马夫,马夫却是两位女子;高个苗条叫卓玛,另一位叫阿乌曲珍。捆绑好行李,8人小分队便朝着梅里北坡徒步进发。

旅行有各种方式,我最喜欢徒步。此举也许自虐,但却最本真、纯粹。很快走进原始森林,巨树间杂竹林,溪水伴着鸟音。羊肠小径上的乱石、马粪,大树上的苔藓、松萝……都令我倍感亲切。第一天,涨价营地宿营,帐篷扎在河边,溪水轰鸣跑进了我的梦里。

次日,先沿坡均河谷行走,后随海拔上升突见芒框腊卡,一时队友骚动,顾不得四日无法充电,对着雪山狂拍。此时,高山杜鹃四野盛开,衬得雪山分外妖娆。移步换景,心旷神怡,轻轻松松便走到海拔4120米的坡均营地,对面就是梅里雪山北坡来日贡卡、奶日顶卡、芒框腊卡雪峰及其冰川一览无余。坡均,藏语是“神仙居住的谷底”亚贡村民在此修建了木屋营地,方便夏季放牧、挖虫草。营地视野开阔,各种各样的野花正开得尽情恣意。下过一阵小雨后,山边惊现瑰丽的双彩虹,宛若世外仙境。山边云层越积越厚,很快又下起了大雨,撒欢的人儿都不得不钻进了帐篷。我和水石本想帐中听雨,却发现帐篷内开始滴滴答答。原本轻松的心情,顷刻间变得焦虑:“四千多米的高寒地带,夜间更冷,漏雨的帐篷怎能安息?”草哥冒雨去木屋找卓玛和阿乌,她们收留了我,并把最好的床铺给了我和水石。卓玛和阿乌淳朴善良,一路上,对我们体贴照顾。有危险路段,她们提前拴好骡子,一一护送我们到安全地带。4位男同伴,日常都是护花使者,现在要被两个女人保护,显得不自在。倒是我和水石,一次次温情接受,生怕拂了她们的真诚好意。卓玛38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大儿子已读初二,小女儿也上小学四年级,都在德钦县城。卓玛苗条而健壮,黎黑的脸上有双会笑的大眼睛。阿乌曲珍是西藏康巴藏族,几年前嫁到这里阿乌会说的汉语不多,不知她从西藏何处嫁到了亚贡?其实,梅里位于滇藏交界处,虽两个省份,但也许只是咫尺之隔。

第三天翻4770米的次丁垭口,高原缺氧、路陡难行,每个人都走得极辛苦。路在自己脚下,再苦再累也得咬牙坚持。回头看,坡均营地帐篷越来越小;举头望,雪山冰川却越来越近。行走是艰苦的,但每一步的抬升都值得欣喜。三个多小时奋力攀爬,我终于站在垭口之上。梅里北坡冰峰,此刻好像与我平起平坐;但我知道,它的高度只能仰望、无法触及。寒风中,卓玛边等我们边挖虫草,居然也颇有收获。我拿虫草观,倍感造化神奇——虫和草就这样合二为一。垭口的冰川不断退缩,有各色野花在悄然绽放。过了垭口可看到不远处的营地,只是脚下的大陡坡令人恐惧:“如果一头栽下去,还不直接滚到营地去了……”我用登山杖努力支撑着身体平衡,尽量躲开湿滑危险的冰川。走下半坡,看到一片又一片盛开的杜鹃花海,红色、粉色、紫色、黄色、白色……好像在为大地织锦也好像在热情地欢迎我们

第四天,从坡降营地下降不久便又开始攀爬、横切、攀爬……徒步梅里北坡,至此越知其难。节奏,是高原徒步的核心,我为此胸有成竹。我踏着自己的节奏前进,慢慢地,追上了走在前边的阿乌。她空着手、哼着歌,边走边清理路上的碎石和树枝。突然,她回头问我: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后边的歌词?大脑缺氧,我竟然完全记不得。我试着哼了几遍,还是想不起来。阿乌笑一笑,继续哼着曲调,也继续清理着路障。有几次,她驻足对着森林大喊:兄弟姐妹加油!我突然就想起了歌词——“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兄弟姐妹都很多,景色也不错……”她是康巴藏族,也是我的姐妹……激动得……有些泪目!

这一天走了近10个小时,路程远,准备的水也不足,幸有山溪补给。最险的路段,我孤独一人。独自面对旷野,我享受着孤独中的那份自由。浓雾笼罩着大山,横切的小径,像在陡峭的山壁上划了一道细痕。脚下是望不见底的深渊,如果恐高,断然不敢走路。我不恐高,但也面向山坡,尽量不看山谷一侧;每一步,都迈得小心翼翼。碎石、细小的树根,都可能成为跌入谷底的绊子。如果跌落,无人知晓、也难以搜寻。

翻过垭口,我追上了同伴水牛。这里的风景真美啊!冰川雪峰,在白云的簇拥之下,美轮美奂。举目远眺,亚贡村端坐连绵青山之中。自此开始下坡,岔口也越来越多。不知何时,卓玛牵着两匹骡子追了上来——她怕我们迷路知道我累了,非要帮我背包,其实她更累。离山前最后一段路,偌大一片滑坡后的碎石横切,沟底河水汹涌。此处危险,万不可久留,我战战兢兢小心通过,很快过了大木桥,亚贡村已在向我们招手

两个小时后,伙伴们亚贡村胜利会师。回飞来寺的路上,受到太子十三峰亲切接见。次日清晨,幸运再次光顾,完美的日照金山令我们如痴如醉、幸福满满。望着梅里雪山,我仿佛看到雪山之上,有五色经幡在随风飘扬。有信仰,雪山才变得神圣;神圣的雪山,让我们越加敬畏自然。

人生有梦,梦要够疯。徒步向梅里雪山致敬,走在艰险与幸福的秘境。那些个日日夜夜,心灵无时不然安怡、极致美好。当目光越过群山仰望星空,有超凡脱俗的美好;当面对冰河险路,不吝危险、不言放弃,有超越自我的美好;深入森林、草地、雪山,看云聚云散、野花盛开、溪水潺潺,与自然共呼吸、相交融,有返璞归真的美好;一路上的同伴是最好的战友,相互安慰、扶持、生死与共,有简单纯粹的美好……这一次的结束,也是下一次的开始!再见,梅里雪山!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黛石

读书 旅行 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