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专栏

米兆军:永丰之园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1年07月26日 浏览:762 原创

侄子高职毕业,选择什么样的职业,成了摆在眼前的迫切问题。



爷爷在世时常说一句话,"好汉不挣有数的钱"。我们家的男子不敢说个个就是"好汉",但几辈子人做事不怕吃苦倒是真的。

媳妇在家属院门口摆了个牛肉摊,快二十年了。二十年积累的口碑,还是响当当的。许多顾客一直提议开个分店,此时或许就是个机会。

说干就干,二弟很快为侄子在通衢路南首找好了两间门面房,准备夏天干烧烤,冬天涮火锅。经过简单的装修,购置了必要的家什,眼看就要营业,又一个问题提了出来,给小店起个啥名呢?

因为多读了几年书,为家里的孩子取名,当仁不让成了我的专职。给店铺起名字,不用说,责无旁贷,还得我来。



许多百年老店的传奇,往往是从起名开始的。它们的名字里,有的蕴含着经营理念,有的彰显着文化底蕴。自家的店虽小,我还是希望当做星级酒店来经营。所以起个有内涵的名字就显得很有必要。

在我们兄弟几个的成长过程中,爷爷奶奶的影响甚至超过了爸妈。尤其是爷爷,一有功夫,就给我们哥几个讲起他精彩纷呈的人生故事。他的一些格言,甚至成了我们的人生信条。对爷爷的景仰之情,这些年我们一直未曾减弱过。

小店的名字里嵌入爷爷的有关元素,是必须要考虑的。爷爷的名字里有一个“永”字,取用这个字,可以说就是对爷爷最好的纪念。一来可以时刻提醒我们牢记爷爷的教诲,诚实守信,用心做事。二来永字有长久之意,本身的寓意就很不错。人们做生意当然希望买卖兴隆,久久远远。三是王羲之的兰亭序里,关于永字的写法有26种,选用哪种写法,大有选择余地。

我的老爷爷是从韩寨马家过继而来,爷爷这一辈也只有他一个男丁。我的父亲是兄弟三人。而到了我这一辈,叔兄弟已经达到七个。

在我哥四个成人之前,我们家近二十年一直是九口人,被奶奶称为“老九口”。“老九口”中,爷爷奶奶老了,还有一个患脑膜炎后遗症的傻叔叔。“老九口”虽是老弱病残,却也相互扶持着度过了最艰苦的一段岁月。后来我们兄弟各自成家,不断添丁进口,如今家族人口翻了一番还多。

在米氏的辈份中,我排在丰字辈。也许是沾了这个字的光,经过多年的打拼,如今我们这个家庭不仅人丁兴旺,小日子过得还说得过去。小店的名字里用一个丰字,从字意和纪念意义上来说,两全齐美。



我的儿子也是叔兄弟7个。按照民族政策,我本可以要两个孩子的,因为忙于工作和生意,孩子的看护是个难题,就只生了一个。我的三个弟弟,每人都养了两个儿子。在我的心里,子侄并无里外之分,都是心头时刻牵挂着的人。因为害怕他们走错路,担心他们没前程,所以对他们的教育和引导,啰嗦了些。

孩子们渐渐长大。既便是想在家乡创业,我还是主张他们先出去闯一闯。好男儿志在四方嘛,外面的天地很大很精采,怎能不趁年青去见识一下呢?在外闯荡,能开创一片天地当然好。最起码,也能扩展下眼界,增长些才干,让自己成长的快一些。

一片庄园,或一座农场做基地,搞种植,搞养殖,能为小店提供更可靠的农畜产品,对一个大家庭来说,也是一条出路。庄园是家人生活和劳动的地方,也是在外闯荡的孩子们的精神家园。如果厌倦了漂泊,农场的大门时刻敞开着,可随时迎接游子的回归,而小店就是接待站。园即家,是乐土,小店的名字就叫永丰园吧!



小店有了名字,还得设计个牌匾。有了有鲜明特色的匾额,才可以更好地招徠顾客,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个任务交给我的表哥最合适了。

表哥从小喜欢绘画,现在已是半个画家。表哥小时候从东北来我家探望姥爷姥姥,为他们画速画像,画清真寺的速描,深得两位老人的喜爱,每每想起来就向我们哥几个夸耀一番。如今表哥虽人在南非,当我把想法说给他,表哥欣然受命。

文案很快出来了。“永丰园”三个字采用的是美术字体,一大两小。“永”字比“丰”和“园”要大上两号,而且永字头上的点设计成月牙形。

这样的设计是有讲究的。三个字排列紧密,喻示着团结和协作,家和万事兴嘛;三个字一大两小,有主有次,可以让匾额更富层次感和美感;突出永字,强调了爷爷的引领作用,是旗帜,深化了主题;永字的点采用月牙来代替,则体现了民族和宗教的色彩,强化了清真饮食的文化内涵。 



为了提示顾客尊重自己的风俗习惯,按照传统,清真食品店的匾额上一般要写上阿拉伯文的清真言。但若搞个宣传,或者做个包装袋,就得另找可以替代的阿拉伯文字。把永丰园翻译成阿文就是一个好注意。而能做好这件事的,非广江莫属。

广江大我几岁,见了面,一直是按辈份亲热地叫我伯伯。他是著名的阿拉伯文书法家,是我们村的骄傲。他的一幅书法作品已被大英博物馆永久收藏。如今经常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应邀举办书法讲座和作品展览。

和广江微信联系,广江很爽快地答应了。不久,他先传回了作品的照片,随后又寄来了写在宣纸上的两幅作品。虽然不识阿文,但我对书法是蛮喜欢的。而一件好的书法作品,总会让人一眼就爱上。这两件书法作品,我要永久收藏了。



在鞭炮声里,小店开张了。小店的生意肯定错不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没想到火的如此之劲爆。开业没几天,桌位就天天爆满。虽然不停地添桌子,仍是一桌难求。

小店的生意好,虽说借了小摊的声誉,但不管是烤还是涮,我们家的牛羊肉也是好吃。就说涮吧,传统的铜火锅里倒入开水,随意地配点大料花椒和葱姜,然后放入羊肉片直接煮,肉熟了,蘸着九环或自家调配的蘸料,让人吃了这回想下回。尤其到了冬天,因为客人太多,有的只能在走廊,甚至工作间里摆张桌子,但客人的兴致丝毫不减。

侄子毕竟是个毛头小伙子,而且是个急脾气,人一多,总有些沉不住气,恨不得把菜一下子全端上桌,对着员工说话,就是我,也是急咧咧的。有时相熟的顾客看到实在是忙,就自己动手,成了自助餐。

最初的一段时间里,因为缺乏经验,很多服务流程还处于摸索阶段,顾此失彼的情况时有发生。侄子虽少了些沉稳,但有大局观。毕竟受过高等教育,眼界和格局就是不一样,关键时刻有主意,能决断,看来大学还是没白上。

不用说,既便是小店,打理起来也是很辛苦的。每天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常常已是深夜十一二点。而为了这几个小时的喧嚣,准备食材,清洁餐具,打扫卫生,购买物品,以及其他这类的琐碎事,费心又费力,下得都是暗功夫。就是做个服务员,也得有点体力才行。一晚下来不知要跑多少路,说多少话,费多少脑细胞。对需要减肥的人来说,来这儿做个服务员还真是个好办法,几天下来,保准能瘦几斤。

因为一天忙似一天,侄子实在招架不住,二弟两口子只好亲自上阵。二弟十几岁跟着爷爷赶集卖肉,早已是地地道道的买卖人。虽然没干过餐饮,一般的局面还是能应付的。尽管仍旧忙得焦头烂额,好歹算是稳住了阵脚。



爷爷在世时不止一次给我们讲起他的创业史。那还是在解放前,日本鬼子刚刚侵略中国的时候。为了生计,我的老爷爷,我爷爷,以及当时还只有六岁的我的大爷,爷儿三个去田口开肉铺。他们全部的家当加起来也不过六角钱。因为太过窘迫,被难为的掉了一道的眼泪。但最终凭着他们的勤劳和能干,以及正直诚实的人品,终于在一片兵荒马乱中闯出了一片天地,置下了一份家业。


如今,因为有了先人的铺垫,和以前相比,小店的起点非它日可语。现在的永丰园虽然还只是个小店,我希望它将来能发展成百年老店,成为餐饮行业的新传奇。在这里,不仅有羊肉串,有酒,有涮锅,如果想聊聊诗和远方,来吧,我等你!


0
0
4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