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好书推荐

《馨园诗文》 陈昌茂著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3年05月15日 浏览:834


8cad58dcb787d3aa5ed4ed849dc45992.png


陈昌茂 著 《馨园诗文》,收入作者近年来创作的诗歌作品优秀作品400余篇,16万字,由济南海东文化设计、编辑、印刷,该出版物由山东文化音像出版社出版。


序   革非 情不动则无诗    


与陈昌茂先生相识已近三十年!那是我为创作《清水幻象》首度去商河采风,陈先生是主管宣传工作的县委领导。初次见面,给我留下的印象特点,儒雅。职业缘故,几十年间我算得上阅人无数,陈先生所处的社会层面中,似他这般儒雅者,鲜。


人的突出性格的形成有多方面因素。初,我揣度陈先生儒雅或与他从事教育工作的经历有关,彼此深入交往,方知根底。多年来,陈先生在繁忙的政务工作之余,潜心于古诗文创作,为得一佳句竟可废寝忘食。古诗文创作既是一种文学行为,亦是历代文人自我修养的过程。以陈先生言,便成内形于外的儒雅之气。


诗言志,此言不谬,但以出处《左传》的原意一概而论,便谬之千里了。李白“大鹏飞兮振八裔”的冲天志向,不妨“云想衣裳花想容”的婉约;辛弃疾有“何处望神州”的家国情怀,也有“路转溪头忽见”的愉悦之情;再如李清照,可“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英雄气概,亦可“轻解罗裳,独上兰舟”的闺闼隐情。初作诗者多为言志,“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至日臻成熟,“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至此,世间万物,人间百情,皆入诗,而诗者情不动则无诗。


陈先生诗(词)作已入此境。可颂“普天率土勃生机”的天下情怀,可喜“孙逗尤添乐一家”的天伦之乐。一般来说,诗,言志抒怀相对容易,尤难者则是“诗情画意”,陈先生诗(词)作,于此处颇见功力。


试析《郊行》一首:


夜雨哗哗洪涨堤,日炎噪热恋春迷。


闻蝉蓦见村林暮,一片蛙声出远溪。


此诗初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功力极深:早上诗人出城,遇涨堤的洪水,想起昨夜暴雨。渐至中午,顶烈日的诗人忆起春游惬意。天色已晚,诗人游兴不减,忽闻树梢蝉鸣,村边树林已是一团暮色,这才发现天要黑了。有点着急,归途中,溪水的蛙声又让诗人驻足,反而彻底放松下来,心情大悦。


仅仅二十八个字,画面不断变化犹如蒙太奇,叙述推进中不断闪回,这闪回有昨夜暴雨,更奇处是作为对照的春游。诗人重点不在景而在情,一个“迷”用的极妙,言情而不写情。结尾一句看似白描,诗人心情却已跃然纸上。我品此诗,颇有稼轩《鹧鸪天•陌上柔桑破嫩芽》之韵味,在今人作品中,实为难得。


古诗词是要讲究格律的。然而如今北方语系(包括普通话)入声已经失读,平仄关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致使有些古人名作若不用闽南话,诵读起来韵律和节奏会感觉有些不适。今人做古诗词,要讲究格律,也要适应当下语境。在这一点上,陈先生也自有心得。如“牡丹花贵称仙主,兰蕙清芳自雅风”,不但义项对仗工整,以今日北方语系的平仄关系更是一字不苟,显示出诗人驾驭文字的能力。


陈先生诗(词)好,文章亦佳。限于篇幅,留给读者自鉴。


将一生心血之作精挑细选,裒辑付梓,并非敝帚自珍。浩浩荡荡的文化之河是由无数细流汇集而成,无细流则无大江大河。再者,真正能够评判文学作品得失的非今人、也非权力,终极评判者唯时间和历史。一句“可怜天下父母心”无人不知,却少有人知出自慈禧,便是绝好一例。今日古诗词作者作品结集出版,是对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贡献,哪怕一砖一瓦。


故,陈昌茂先生《馨园诗文》出版,可喜可贺可敬!不才浪得虚名,为华章作序,不胜汗颜!


忝为序。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