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专栏

宋词:那一瞬间的彷徨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1年07月26日 浏览:384 非原创

想起十年前去蓬莱的长岛。那是我第一次去蓬莱,并没有看八仙过海的胜迹,也没有去看戚继光。到了蓬莱,立刻赶到码头,登上一班船去长岛。我想由远及近地来,就像吃甘蔗从根处吃起,也是个越来越甜的意思。长岛归来,我却再无兴致,可惜了那些名胜。

那天是我第一次坐船出海,很兴奋,可是船不像火车,它跑得慢。开出去老大一会儿,还能看见远方的陆地和灯塔。终于天地茫茫,我兴奋地在甲板上高扬了双手,大口呼吸,俯身看一眼脚下深蓝的海水和船后拖起的白浪,这就是东海龙王的地盘了。忽然感到心悸神慌,是那样的不踏实。幸亏是下午,夏日的阳光暴烈的击打在我的脸上,让我幸存了一点儿此身仍在人间的安全感,要不然那种晃动和无所凭依的感觉真让我们这些陆地生物不安。

然后就想起“永沉海底”这句话来,咂摸滋味,越觉得可怕。死就死了,关键是死前那种绝望和无助是人所受不了的,罗斯福说最令人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想一想仿佛没有尽头的黑暗,大海真是一种可怕的威压。

登岛,有无数出租车等在那里。他们大多是面容黧黑的男子,不善言谈,眼神里透着和善和疏离,仿佛一群还未开化的驯鹿。家里的婆娘这时候肯定在煎炒烹炸着一系列的海鲜,那将是车上乘客的晚饭。这里家家都是夫妻档的农家乐,男的开车拉客人游玩,女的在家做饭收拾房间。一晚上一百元,经济实惠,关键是海鲜绝对正宗。且说我选定一位,一上车就飞驰起来,海边的公路虽窄,却架不住司机跑得纯熟。九丈崖,月亮湾,景点都很不错,晚霞满天我们回到司机的小院子里来,啤酒就海鲜,一顿猛搓,客人们也都不怕犯痛风病。吃完饭时间还早,主人说村前有社火,我倒是兴趣不大。走到村后来,月朗星稀,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夜了。在这远离陆地的小小海岛,湿润的空气里满是沁人心脾的凉意。信步到前村,路旁闪出一间门面,是一个网吧。在这荒僻的小岛,长夜漫漫实在无聊,我就走了进去。

我就是在那个破旧小网吧里遭遇了《海上钢琴师》。纯粹是一时兴起,想起前几天看到的广告海报,这个什么钢琴师获了电影大奖。关键在于这是一个海上的故事,正好应景。于是搜索看了起来。

小男孩1900(确实是这个名字)出生在一艘船上,环境的封闭和人员的流动使他迥异于常人。他发现了一个好玩具——钢琴,这个孤儿简直欣喜若狂,于是,那些无人可言的喜怒哀乐都化作了美妙的音符。无师自通,音符在他手里随意跳跃,是他情绪的表达。这是一个随意抚弄就能“自度新声”的天才。来往的乘客都被征服了,盛名的大师也折戟沉沙,陆地上将要为他举行盛大的演出。为了一个心爱的姑娘,钢琴师也想走下他出生的轮船。可是,就在即将踏上陆地的那一刹那,他还是停住了脚步。是的,他停了下来,他胆怯了,如同一个永居陆地的人不敢踏上海洋,这个出生在船上的人终其一生也没有踏上陆地。后来那船报废,遭到遗弃,这个天才也不知所终,成为了一段传奇。

电影拍得很唯美,故事讲述的也疾徐得当,扣动人心。让我着迷的却是钢琴师走下舷梯的那一瞬间,他的犹豫和彷徨。是的,全世界的人都不理解他,如果是平时,我也不会理解他。因为我跟所有人一样,都是出生在永恒的陆地之上。

感谢上苍,让我恰好今夜看到这部伟大的电影。今夜,四周是茫茫大海,我远离大陆,身在孤岛。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