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专栏

吴明:幸福的人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1年07月26日 浏览:206 原创

自来水管还未普及到家的年代,泉水、护城河水是济南市区居民的生命之源。曾牵着父亲的衣角行走护城河畔,也曾跟在姐姐哥哥身后来到黑虎泉边,挑清泉水,浇灌阿着生命的田园。

大约六岁时,自来水管铺到街口,惹得街坊邻居纷纷走出家门,担杖水筲站成了队。看着亮晶晶的水流注满一只只水筲。人们笑语飞扬:以后可省事了,拧开龙头,趵突泉的水就来了,再也不用下崖爬坡去挑水。一个水管子就让咱们喝上了泉水。啧、啧,这可是天下第一泉的水啊!

热闹喜庆,催开父亲脸上的笑容,一向沉默寡言的他,突然变成能说会道的话匣子:

要说家门口能按上水管子,是共产党心里有老百姓。咱济南自来水解放前有的,从开始筹划到完工,得有十多年的功夫。苦于财力有限,好几次都是嘴上抹石灰——白说。直到想出多方筹措资金的计策,才在趵突泉建起第一个水厂。可怜这来之不易的“独生子”,刚三岁就让日本鬼子的炮弹炸毁了。后来想方设法修好。

可是,这弱小的“独子”难当大任,寥寥的管线和咱平头百姓无缘。新社会才有能力扩建水厂,增加设备,大街小巷都有了水管子,让咱在家门口就能喝上干净卫生的自来水。这要是搁到解放前,咱们这伙人连想都不敢想。

对、对是这个理。没想到吴大爷这闷葫芦,肚子里还真有存货来,拉得不孬。在一阵赞许声中,父亲得意的挑起水筲。

儿时的生活清贫艰苦,物质不丰富,小孩子难得有零食。漫长溽热的盛夏,吃个冰糕凉快凉快是一件稀罕事。穷则思变,别看小孩子懵懵懂懂,办法也不少。看到大人挑回水来,赶紧拿起水舀子盛到大碗里,滴上一两滴醋,权当做汽水,美滋滋地喝起来,拔凉解渴又开胃。如果偶尔加上一星半点的白糖,那就是琼浆玉液,直喝得肚子滚瓜溜圆,一打嗝,酸酸甜甜钻出了嗓子眼。

现在想来真的是不可思议啊,小小的我,抱着凉水喝。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生水,也从没有闹肚子,更没有听说哪个小孩子,因此生病上医院挂吊瓶的。一日,忽然兴起,把曾经的过往讲给小孙女听,惊得她眨眼睛,满脸的疑惑不解:吃不到冰糕,还可以吃西瓜呀,凉水里可是有细菌哦。

等我长到十多岁,开始学着挑水,担起两只满载的生铁水筲,一步三晃,走走停停,不足二百米的距离要歇上两三气,好不容易挑回家。一筲水提不起来,就先用水舀子往瓦缸里舀,然后再倒进去。盛水的大瓦缸,是那个年代过日子的标配,我家的那口大缸能盛三挑水。瞧瞧映在缸底的火红榴花,摸摸让担杖硌得又红又疼的肩,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找块毛巾折叠起来,垫在肩头……

那时最怕的事情,就是自来水管上的水龙头坏了。一旦它坏了,那就预示着要去更远的地方挑水,还要看人家的脸色说好话。因为水管是供本街的住家户使用,外人跑来打水当然不受欢迎的。有一次,我接满了一筲水,刚想放另一个空筲,赶巧就来了位老大娘打水,满脸的不高兴:你这个小妮子,有完没完啊,又不在这里交钱,打一筲就行啦,赶紧走吧。想说句好听的都容不得开口。

八十年代初,自来水建设大发展,供水管线铺设到背街小巷,直通院内,走进厨房。从此,我放下了担杖。

随着经济飞速发展,城市急剧扩张,工业、生活用水双双攀升,开采地下泉水达到上限。为了城市的灵魂,决定实施节水保泉,关停老城区趵突泉等水厂。自来水管里流出来的不再是泉水。乍一换上黄河水,哎,喝惯了甘甜清冽泉水的嘴巴,真是难以适应,只好捏着鼻子憋着气咽下去。水壶里泛黄的水锈,分明是一块阴云压在心底,那清澈的泉水啊,还能回来吗?

政府下决心涵养水源,市民积极配合,上下一心,为保泉想尽办法。功夫不负有心人。2003年9月6日,是载入济南史册的日子,在人们的千呼万唤中,曾背井离乡的泉水终于回来了。

我捧着失而复得的泉水欣喜若狂,从此到黑虎泉打水就成为必修功课。寒来暑往十八载,一桶桶清泉水,让广大居民过得有滋有味,找回了久违的幸福。

不几年,黑虎泉水径直流向老城区,设计新颖别致的泉水直饮点亮相街头,给老城区平添妩媚风姿。这也让我看到甘甜泉水重进家门的希望,我期盼着。

没有想到惊喜骤然降临,多年的期盼在新时代的今天成为现实。2020年政府开门听音.百姓参事“邀你一起写《政府工作报告》”,我把多年的心愿《期盼泉水进万家》投进邮箱,没成想竟然被评为金点子。

意想不到的惊喜还在继续,几天后,也就是2021年2月22日,济南市制定出台《济南市泉水直饮建设工程实施方案》。并公布今年试点的12个小区,以及今后泉水直饮普及规划。不久清澈甘甜的泉水,将随供水管网日夜奔涌,流进千家万户,时时刻刻守候在人们身边。到那时,我打泉水的塑料桶也该下岗了。只需轻轻一按,滋润生命、有益健康的泉水淙淙而来。这份福泽是泉城独有,也是新时代结出的惠民硕果,让泉城人喝泉水的美梦成真。

生活在泉城济南实乃有幸,推窗青山入怀,开门护城河环绕,举杯盛满甘甜的泉,幸福的人、幸福的城!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