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专栏

宋会强:一顿肉汤解了馋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1年07月26日 浏览:417 原创



1977年春节,我14岁,上初中一年级,当时的初中学制是两年,学生来自两个行政村共3个自然村,班上有40多位学生。一个管理区(相当于现在的社区)仅有五个行政村,竟然有两处初中班级,另一处在一个村子的小学里办了初中班,两处同一年级共有八九十名学生,全管理区人口共有5000人左右。从这些数字里,大致可以了解当时的一些情况,比如办学条件、办学规模、人口出生率等。

放假前,学校分管财务的张老师找到我们本村的3位学生,要求我们在寒假里为学校护校。学校是新建了仅有五六年的简陋校舍,一排12间石头平房,教室有6间,3间办公室兼教师宿舍,另外3间是学校仓库和教师伙房。学校没有院墙,地处我村的西北边缘,学校里还搞勤工俭学活动,喂了几只羊。学校老师都是外村,所以护校的任务就落在了我们本村的3位学生身上。张老师详细讲解了护校的重点任务、任务分工、注意事项等,还给了2元钱,算是对我们护校劳动的报酬,至于这2元钱怎么花,由负责老师伙食的张伙夫说了算。

白天,我们3人轮流吃饭,确保任何时候学校里都有人在值班,还要喂羊、饮水,晚上各人自带被褥住在学校里。那个年代的冬天要比现在冷得多,尽管在家也没有多少取暖的设施,无非是多烧柴禾把炕头烧热,屋里也暖和了许多。但学校里的宿舍就清冷了,房子高,又没有遮挡物,也没有任何取暖设施,只能是裹紧被子,讲故事,拉笑话,这位张伙夫也陪着我们住在学校,当时村里还没有通电,没有电灯,照明用的是学校里的玻璃罩子煤油灯。近一个月的寒假时间,我们几位护校同学尽职尽责,严格交班接班手续,也感受到了冬季向春季转变的气温变化。毕竟,春节期间,一天比一天暖和,从年前的冻得瑟瑟发抖,到逐渐不冷了,再到后来棉衣也逐渐穿不住了,真切地感受到了春节前后由冷变暖的些微天气变化。

晚上一上床,这位张伙夫就给我们讲故事,讲过去的老故事,讲附近村庄的有趣新闻,有的故事还颇具有恐怖色彩,吓得我们半夜里不敢出门解手。至于学校里给的2元钱,他答应在春节前全部割上猪肉,让我们解解馋,过过瘾,我们都期待着。

可别小看这2元钱,当时经常听到老师们的月工资是30多元,生产队里年终兑工值有的人家也不过几十元,猪肉是每斤七角多,这2元钱能买将近3斤猪肉。

大约是腊月二十八九的样子,张伙夫实现了诺言,在学校的伙房里把猪肉炖上了。远远地就飘来了猪肉的肉香,这是我们少有的嗅觉享受,当时的生猪生长周期都在一年左右,逢年过节也就是一斤左右的消费能力,过年会多一些,买回猪肉,为了保存,母亲会煮好,撒上盐粒,放在碗里备用。煮肉的汤水会撒上盐粒,泡上煎饼,吃起来也是很过瘾的。

那个年代,鸡鱼肉蛋都很贵重,也是高营养食品,所以一般人家在平时生活里很少食用。

尽管当时物资极其匮乏,家家都处在温饱的边缘,但每年春节前炸丸子、炸松肉、炸鸡肉还是有的,不过是量小而已。我家里,母亲炸好后,都放在一个用柳条编织的大筐里,以备家中来客时食用。小时候嘴馋,闲时候就偷偷地专拣小块吃上几口,因为大块不熟。

猪肉很快就炖好了,当时冬天里除了白菜、萝卜、胡萝卜以外,没有其他蔬菜。张伙夫就切好细小肉块,放上盐粒,每人舀上一碗,并声称只要是能喝,管饱管够。因为是不计量地管饱,我们几个人就放开量地喝,记不清喝了多少,反正第二天肚子不好受,就开始拉肚子。问到其他几个人,他们同样如此。

没有冷藏设备,剩下的肉汤无法保存,最后还是在张伙夫的催促下,勉强地喝完了。

此后,我们几位护校同学都有共同的感慨道:原来吃多了肉也享受不了啊!


0
0
1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