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新作

扬子:母亲的遗憾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3年09月12日 浏览:943 非原创



今天是清明节,淅淅沥沥的雨,下了两天了,听说明天雨还要继续。在这个清明节,我追思我的父母亲,在追思父母的同时,又想起了一件母亲遗憾的往事。

我们姐弟五人,在父母地护佑下,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父母亲和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辛辛苦苦,兢兢业业走完了一生。如今父母驾鹤西去,往事渐渐归入尘埃,但母亲生前的一件小事,却成了老人家的遗憾。

其实,说起来,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件极小的事情而已,在今天看来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可当时对母亲来说却是极为遗憾。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一只猫,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家养了一只猫,一身纯黑色的毛,像缎子一样,很是光滑,十分招人喜欢。

那年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老鼠甚是猖獗,人们纷纷在角角落落放上老鼠药,于是街头巷尾总会有药死的老鼠。即便是这样,老鼠还是十分得多,而且老鼠不怕人。我记得有一次,在老家院子里,用簸箕簸豆子的时候,就看到一只脊背上有一条黑线的老鼠,在木头边不紧不慢地跑着。当时老家盖了新房子,南面墙用单层砖勉强垒了起来,靠街的一侧,还没来得及垒起来,父亲就用一些大木头墩子,和一些带刺的槐树枝子,交叉着杂乱无章地暂时隔了一道篱笆墙。这在当时的农村老家,这种方式被邻居们经常用到。

由于老鼠太多,放在院子里的粮食,被老鼠啃得乱七八糟,老鼠什么都啃,放在柜子里的衣服,也跟着遭殃。于是,家家户户都在角落里放老鼠药,以此种方法 ,想灭掉老鼠。

说来也真是奇了怪了,老鼠是越药越多,越来越猖狂,但是老鼠的天敌——猫,却越来越少,几近灭绝。

那个时候,谁家能有只猫,那可是不得了的,不仅自己家里没有老鼠的踪迹,就连邻居也沾光。邻里百家,或沾亲带故的,如果谁想借猫一用,那可得好话说尽,甚至于提上几盒点心,才能去有猫的人家借猫,而且规定时间内得完璧归赵,不可有任何的闪失。

鉴于这样的环境下,我们家那只黑猫,可就珍贵了,不仅顿顿有咸鱼吃,而且都是父亲咀嚼好了,一口一口地喂着吃。晚上还得住单间,每天晚上由父亲亲自放在我们家的南屋里,然后把门锁好。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话说我的二哥从部队回家探亲,那个年代,谁家若出现一个军人,可是荣光着呢。我二哥高中毕业后,直接去了部队,第一年就干了班长,有了一次探亲的机会。此时的邻里百家,亲戚朋友纷纷来祝贺,父母亲忙着招待,可谓不亦乐乎。父亲便把看管黑猫的这一重任,交给了我。

二哥来家探亲,家里人来人往,我也跟着高兴,也许是幸福过度,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当父亲闲下来,去南屋看猫的时候,南屋门四敞八开的,黑猫早已没有了影踪。我在饱受了一顿训斥后,也只能含着眼泪,挨家挨户 ,帮着寻找黑猫。

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寻找我们家那只猫,就连赶集上店,也不住地打听。有一次,父亲从邻村一户人家的后窗户听到有“喵喵喵”的声音传出,都会立刻无所顾忌地进入人家家里,以探究竟,多亏农村老家的人朴实厚道,也没有表示出任何反感。

就这样苦苦寻找未果,母亲急得好几顿吃不下饭,猜想着是不是黑猫吃了药死的老鼠被药死了?还是跑远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还是被人家逮住藏起来了?为了这件事情,母亲还掉过好几次眼泪呢。这黑猫丢了,成了母亲一件久久放不下的遗憾心事,也许遗憾变成了伤心,印象当中,我们家再也没有养过猫。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这件事情来,仍然理不出个头绪来,那只猫便成了继母亲之后,让我经常回忆起的遗憾往事。

在母亲走后的这个清明节里,在这个淅淅沥沥的冷冷的雨天,我怀念母亲,又一次回忆起了母亲遗憾的往事。



刘国霞,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散文学会会员,潍坊市作协会员,潍城区作家协会会员。出版小说,散文集《时光记忆》。


山东省散文学会出版策划中心

山东省散文学会出版策划中心、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长期从事图书编辑、设计、策划、出版、印刷工作,我们始终坚守文化初心,专注于图书出版策划、书画册制作、史志、年鉴、专著、期刊设计印刷和文化活动运营。为图书馆收藏、文艺交流、传播量身定制,出版各种文学艺术家、个人作品专集、合集、协会选集,为全国各企事业单位、书画机构、书画家、收藏家服务,欢迎联系。

宋登科:13853164811(同微信)


0
0
3
上一条:宋云亮:风味菜卷子 下一条: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