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17-12-17  星期日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7年10月发展会员名
2016新批会员资料
文字的背影 王展/文
生命的随想,情感的蕴藉 ——序
创新是我们永远的使命——2011
散文语言实验必须恪守语言法则
行走在平民世界里——简评李登建散
风景里的文心与史识
官场小说:正面人物全新的刻画与塑
云自舒卷韵自流
我看当前散文
信息详情
新安江之雾 黄 裳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98

 

 

                     新安江之雾

                       黄

  一连几天晴热,全不像五月初江南的惯常天气。气温表一下子跳过了三十度大关。从火车车窗望出去,到处可以看见大片未曾收割的金黄的麦田,碧绿的秧畦也一点都没有触动过,水牛照旧在田垅上踱着方步,有的却已钻到柳荫下的小溪沟里,只留下一双角露出水面。好像人们的生活规律一下子被打乱,盛暑出其不意提前降临了。

  在西湖湖滨,人们也大都躲在柳荫下面。遥望里湖和葛岭,是一片耀眼的晴光。一直等车子开过南屏山侧,转上九溪道上,钻入一片浓绿时,才舒了一口气。春天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即使加紧了脚步也还是追不上……

  富阳车站左边是一片烟尘;在新登吃午饭,饭店里水龙头里流出了从富春江中汲起的江水,显得格外清凉。回到车上去,座垫已经火辣辣的坐不下去了。

  经过桐君山、桐庐,都没有停车;七里泷只是遥遥一望就过去了。这样一口气赶到一处地方,停下来休息。这里有一座大桥,桥下只剩下浅浅洑流的河床,铺满了鹅卵石。几只半大的小鸭欢快地在浅水里游来游去。迎面有一座大山,郁郁葱葱,气势不只是雄壮,更显得非凡的厚实,好像那里面储藏了无穷无尽的绿。这就是有名的乌龙山。山那边就是建德县的旧址——梅城,也就是过去严州府的所在地。这山上出产的茶叶是有名的。

  休息中间,来接我们的同志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在粉碎“四人帮”之后,他们曾在这里捕捉过一个死心踏地的帮派骨干分子。当他们知道这个把建德搞得昏天黑地的人物就要逃往杭州时,就派了一部车子从杭一路堵截回来。每一部迎面开来的车子都要请它停下来看看。“对不起,我们要找一个人。”就这样,一直堵到这座桥,终于堵到了。人们就请这位不可一世、作威作福的“西霸天”穿上棉袄去爬乌龙山,走不动了就两个人架着他爬。

  这是很有趣的故事,是饱含着人民胜利欢悦的故事。直到今天叙述起来还是那么有声有色,神采飞扬。当我们重新坐到车上时,听过故事的人都非常高兴,同时发现天半已经聚起了一片浓黑的雨云了。

  不久,车子就驶进了一条长街。先是发现了偶然出现的新建的整洁漂亮的厂房、宿舍楼;接着就是密集的建筑,几乎是全新的建筑。这个城市是新建起来的。街上几乎看不到旧城的痕迹,只除了有时可以看到百年来的巨大樟树。

街角竖着一块路牌,上面写着“白沙”。过去这只是一个镇,今天则是县治的所在。

  当车子在街旁停下来时,大雨来了。落在柏油路面的雨柱激起了一簇簇白色的水花。好大的雨,把车窗玻璃摇起来也不济事,雨水还是从窗口溅进来。这样,先遣的盛夏终于后撤了,我们又重新穿起了外套,好像紧赶慢赶,我们总算赶上了春天的尾巴。

  浙西有些县城,主要的市面往往只是集中在一条长街上,这条街,又总是与流经当地江河平行。富阳、桐庐、建德都是这样。它们都是在新安江、富春江这条主干上开出的花朵。放下行李,休息了一会以后,我们就到街上行走了。照例这里有百货公司、新华书店、食品店、电影院……特别多的则是饭店和旅馆,这首先就显示了一个旅游城市的特色。旅馆也有各种不同的规格,二十多年前兴建的几家旅社饭店,虽然建筑尚未陈旧,却已显出了前辈的风仪。长街背后是居民区,由许多狭狭的横街连缀着。这些横街都是短短的,走不好久,就可以发现通往江边的石级。横街两侧都是人家,这是一些安排得恰好的梯形的楼屋。再走下去,就能看到逐渐开阔的江面和对面的青山。

  来到江边以后回头望去,那悬空百丈的整齐的石级,俨然就是重庆望龙门的风景。布满了山崖的是整整一排崭新的楼房馆宇。宿舍楼与宾馆,一色水泥的灰白底色,素朴中有一种高华。

  江水是绿的。这不是普通的绿,是泛出乳白色的晶莹的浅绿,绿得细嫩、柔和。在我的记忆里,也只有嘉陵江水可以相比。我总是不能忘记诗人的好句:“嘉陵水色女儿肤,比似春莼碧不殊。”是的,新安江水也正是如此。“莼”,是产生在江南的一种水草,可以制羮,千百年来一直缠绕着诗人的梦,绾系着轻忽不断的乡愁。春天莼菜的绿色,恰是眼前新安江水的颜色。

  江岸新栽了几行弱柳,铺了三五条石凳,草草布置,还看不见完整的布局。坐在石条凳上正好望对面的青山,这是沿江无处不在的夹岩青山。山上铺着一条从杭州来的铁路。我们是先发现了山上右侧黑白双色的铁路设施,又打听了泊在岸边船上的人,才知道这儿确有一条铁路。江水上游有一座新建的桥,一座六孔的青石大桥。桥身跨在碧绿的江水上面,正像轻轻束起了美人宛转腰肢的一条彩带。

  这时已经是傍晚,雨后的江边,显得格外的清新、沉静。泊在岸边的船家已经在起火煮饭,江面上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似乎是可以一直在这里坐下去似的,无论多久。

  江上到底并不是全然平静的。远处,从邻近对岸的什么地方,水面上忽地升起了一股乳白色的气流,只一瞬,它已经是一股圆柱了。渐移渐近,忽地又消散了,随着是扑面而来的一股清冷潮湿的气流,就像盛夏中走进一座有空调装置的剧场似的。没好久,江面上几乎布满了此起彼伏、忽生忽灭的形形色色的雾群,拔地而起的小山,舒展开来的纱幕,华表似的玉簪,汇成了融融泄泄、团团絮絮的一片氤氲。大桥在水雾中忽隐忽现,远处的小船好像是飘荡走向云堆里;眼前的实境忽地变成了虚幻化的海市蜃楼。

  没有两天来的暴热,我们是不可能看到这种奇丽幻化的景色的。船上的人说,这是只有夏天或严冬才能看到的风景,而且是在水电站的大坝建成之后才开始出现的风景。水库的水几乎是恒温的,常年是摄氏十四到十七度。每当放水发电,库里的水倒灌入江,因水面的温差而产生了雾,新安江上的雾。

  人们说,自从六○年水电站建成开始发电以来,新安江上才第一次出现了这种奇异的风景。他们欣赏了二十年,却至今还摸不出一条明确的规律。人们只能说,没有水电站或水电站在不发电的时候,就没有这奇异的雾。我们今天看到的,其实还只是有限的部分形态。人们说,冬天早晨,有时这里竟是满江的浓雾,早起在街上跑步,不是马上收脚,有时竟会碰在前面行人肩着的长竹竿上。千变万化的雾,它的种种形态,几乎是形容不尽的。因为它的出现迄今还只有二十年的历史,所以无论过去哪个朝代编写出版的地志、图经,都还来不及将它编列到“八景”或“十景”中去。新安江上的雾,是随着水电站的建成而出现的没有为自然形态带来任何消极因素的新奇风景,一种真正的自然的奇观,地地道道社会主义建设的新生事物。

 

 

   [1]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 ICP备 0501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