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18-11-19  星期一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理事会人员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名誉会长名单、名誉副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会长、副会长、秘书长
山东省散文学会3月份审批入会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8年2月份审批入会名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7年10月发展会员名
刘艳凤:跟着《美游日记》游美国
宋遂良:致《美游日记》分享会
王 举  袁 滨:告诉你一个不一
崔广胜:抒写赤子情怀,谛听生命乐
文字的背影 王展/文
生命的随想,情感的蕴藉 ——序
创新是我们永远的使命——2011
散文语言实验必须恪守语言法则
行走在平民世界里——简评李登建散
信息详情
李炳锋:我不能没有你的世界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833

 

     五十年前的那场横祸,使我不得不终生承受腰疾的折磨。前些年,别说爬山上坡了,即使是正常走路腰都疼胀得厉害,所到之处不得不先寻找带靠背的物品依撑,如果在野外则要靠在树上或能支撑腰的地方坐下。有一年夏天去贵州黄果树景区游览,在山谷里下去上来一折腾,腰疼得受不了,那飞流直下的瀑布近在眼前却无力靠近,每每想来,很是遗憾。
      有病乱投医。后来结识了专治跌打损伤的李大鹏大夫,他告诉我这腰疼的病根是骨折时没有及时救治,导致终生必须面对的疾患。如果当时能打上石膏固定就好了,我跟他说,在那贫瘠荒凉的乡村只有石灰,是没有石膏或者说是没听说过石膏的。李大夫还说,要想缓解腰疾,必须在坚持推拿的前提下做一个背飞动作。何为“背飞”?就是平卧在床上,头和脚翘起落下,再翘起落下,每天坚持,每次做数个,使腰部的肌肉充分得到锻炼,用肌肉的力量弥补骨骼力量,以期保持正常的生活。医嘱为善。从此,我开始漫漫的背飞之路,从每次做几个到十几个再到几十个。经过半年多的锻炼,腰疼竟然真得得到缓解,整个背部练得成了一块菜板,颈椎也舒服多了,夏天也摆脱了落枕的纠缠。
      清晨,平卧在床上做背飞,迎接第一轮朝阳,甘苦与幸福缠绕着,开启每一天的帷幕。背飞没有一口气做完的,做35个左右,中间要停顿两次,做到第10个的时候,稍停,做到20个左右的时候,再停,我就会自然而然地用左手抠右肘部幼时留下的疤痕,抠着抠着就想起钟爱的文学,总感觉文学与背飞如出一辙,都是苦乐相携的事。
      文学是一个辛劳奔波的过程。真的靠近她拥抱她,才发现其如拉纤,不进则退。托尔斯泰说文学是人学,细琢磨,其实更是苦学。记得一位作家说过,写作犹如干活,阅读犹如吃饭,不吃饭怎么能干活呢?那长年累月的阅读又是何等辛苦的事。人的记忆力是有限的。读过的书大多会忘记的,就像每天吃进去的饭不是全能吸收、而是大都变成粪便排掉一样。麻烦自然麻烦,但其价值的实现,麻烦是必经的过程。是的,阅读犹如花间的蜜蜂,要不住的忙碌才能保证生命的正常运转。从这个角度来说,文学无非是两个字,一个是“读”,一个是“写”,说来简单的两个字,坚守并非易事。
     先说“读”吧,孤灯黄卷,“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时刻都不可懈怠。凡有大成就的人,没有一个不是终生读书的人。曾国藩坚持每天读书10页,即使是高烧难忍也不放弃;毛泽东读书更是勤奋,凡是有他身影的地方无不放置书籍,所以他才成为“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伟人。其实,与辛劳相伴相生的就是幸福快乐了。好的文章会引起你的共鸣,可拍案浮白,是你想放也放不下的。那什么是好的文章呢?就是与你有着同构性的文章,与你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相近或相似的文章。
      最近,读余秋雨的散文《书架上的他》,在谈到辞职后的感受时,他写道:“我离开那个既装腔作势又不肯吃苦的文化圈子越来越远了,觉得神清气爽。”读后实在令人痛快。在读耿立先生新出版的散文《消失的乡村》时,面对那一幕幕大悲大苦的情节,读着读着,我禁不住泪流满面,提笔写下了这样的文字:“在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看不起农民,但谁又能离开大地的滋养?”很是解恨!
     再说“写”吧。上面谈到,读书是吃饭,写作是干活,干活总要比吃饭付出得多、艰辛得多吧。我所接触的文学爱好者中,大多是在写作这一环节当了逃兵的。起初,决心下得比天还大,可面对眼高手低的文字和屡战屡败的投稿,大都由“演员”变成了“票友”。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明白,在这个浮躁的当下,面对种种诱惑,能忍受写作这份清苦须有相当的定力和吃苦精神的。文学不会给我们带来直接利益,面对滚滚红尘,选择放弃自在情理之中。之所以给人们带来不了利益,之所以容易被放弃,所以文学就成了极少数人坚守的阵地,在文学之路上跋涉更显得艰难,另一方面又显得格外珍贵,只有那些耐得住寂寞和清贫的人,才有可能笑到最后。从古到今都是这样。在我们创办周三读书会的时候,文友们摩拳擦掌、慷慨激昂,随后是一拨拨走了,一批批又来了,一拨拨又走了,六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真正能坚持下来的有几人呢?怪不得一位文友由衷地感慨:“事不在大小,重在坚守”,“孤独是文学的生产力”,不无道理。
      回眸五十多年的天涯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文学的——不,应该说是热爱,因为热爱比喜欢强烈得多也持久得得多。茫茫人世间,我发现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往往是冥冥之中身不由己的事,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我心中那自由的世界,清澈而高远”,“心里像有一些话,我们先不讲,等待着那将要盛装出场的未来”,“过了那个路口,你就知道陪你聊天的人越来越少”……当遇到这样优美诗句的时候,很多人是麻木不仁的,但我却实在是绕不过去的,恰恰是触动了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就赶紧记下来,有进山捡到宝贝一样的欣喜。
      所以,自己慢慢就想明白了,为什么从初中到高中办墙报的队伍里总有我的身影;在工厂上班时厂报编辑小组里也总有我执笔;从二十多岁开始积累的一本本读书笔记里总是徜徉着诗意的句子;在生活落寞甚至是心灰意冷的时候总是能从写作上找到精神的寄托,看到生活的光亮。对我而言,文学是茫茫大海里的一座灯塔,是人生路上的大美风景,更是心灵深处永不熄灭的一盏明灯。或许没有为什么,世间有些事可能生来已经注定。我从出生就注定一生的寻求,寻求远方那美好和自由。
      说起文学,还想谈谈书法,这是与我相依相伴了三十多个春秋的老朋友。当计算机时代海啸般席卷世界,作为边缘化了的书法艺术,不知多少人不屑一顾,多少人一日曝十日寒,我却坚持下来并乐此不疲,融化在自己的血液里。根本的一条,就是觉得书法能培养人的恒心和毅力,而恒心和毅力是干好任何事情的基石。至于从它身上获得名利,那是连想也不敢想的事,即使是圈子里有点影响,也仅仅是书法的副产品罢了。
      书法的临习与创作,恰恰暗合了文学读与写的关系。自古以来,文学与书法就是一对相濡以沫的夫妻、情投意合的挚友,二者密不可分,相得益彰。所以说,当习惯了一有空闲就摸毛笔的时候,从事文学创作就不会轻易割舍,自然就有了苦乐相伴相依的坚守。当回望自己十几年前那些生硬零乱的文字,才真正体会到“唯有写作,才是提高写作水平的唯一通道”的深意。
      文学也好,书法也罢,还有那个缓解我腰疾的背飞,已经成了我平淡而光鲜日子的一部分,已经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或者说它们已经成了我的儿女,一生注定是不弃不离了。我想,“背飞”是山,文学与书法就是山上的树;“背飞”是树,文学与书法就是树上繁茂的枝叶;“背飞”是枝是叶,那文学与书法肯定是树上开出的花朵了,是美丽灿烂的花朵。我不能没有你们,我不能没有你的世界。

 

   [1]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 ICP备 0501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