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19-3-20  星期三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理事会人员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名誉会长名单、名誉副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会长、副会长、秘书长
山东省散文学会3月份审批入会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8年2月份审批入会名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7年10月发展会员名
刘艳凤:跟着《美游日记》游美国
宋遂良:致《美游日记》分享会
王 举  袁 滨:告诉你一个不一
崔广胜:抒写赤子情怀,谛听生命乐
文字的背影 王展/文
生命的随想,情感的蕴藉 ——序
创新是我们永远的使命——2011
散文语言实验必须恪守语言法则
行走在平民世界里——简评李登建散
信息详情
刘晓夏:厨房里的“武器”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512

 

      要讲的这样厨房武器是“锅”,主妇用一口锅做饭炒菜,家常菜不在话下,思巧妙,手灵活,一场味蕾的盛宴活色生香。
      旧时,祖母做饭用得是一口嵌在灶台上的大铁锅。铁锅炖鱼、铁锅大馒头、铁锅炖鹅,这些食物都与大铁锅有关。锅容量大,旧时候家中孩子多,炒上一锅菜就够家里孩子吃的了。铁铲子铲在锅壁上发出砰砰有力的声音,刚进院门,还未进家门,就能听见锅铲的“合奏曲”,这“曲子”情浓意长。大铁锅是儿时的一种情怀,驻足在岁月深处。
      如今,在楼房上住,大锅也换成了小锅,锅的种类也繁多,有不锈钢锅、铁锅、砂锅、电磁锅、不粘锅等。对于锅的运用好比裁缝手里的剪刀,用得习惯顺手,事半功倍,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就是如此。
      母亲作为一名资深厨房主妇,在我印象中,她对于锅的使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铁锅炒菜煎鱼,砂锅煲粥熬汤,蒸锅蒸包子馒头花卷,电饼铛烤大虾、烤鸡翅、烤板栗、烤花生。她的厨艺,一直备受称赞。母亲用的锅年岁已久,螺丝也有点生锈松动,我提议给她买一个新锅,结果她反应激烈出乎我的意料。母亲言,这个锅我用了多少年了,习惯了,就像老朋友一样,你把它换了,我还怎么做饭?换了锅不能做饭了?我很纳闷。细想,可能是吧,就像现在的我,在母亲的厨房里,也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从何下手。习惯了的“物”和流程,自是难变。如果说厨房,是一
个人的武林,那么,每个主人就是至尊。
      每个人有自己的厨房习惯。我的个人习惯,铁锅用来炒菜,不锈钢蒸锅带竹笼屉的用来热饭。母亲习惯用的都是小锅放上铁箅子热饭,这也是旧时的习惯了。我喜欢竹屉,比较透气不容易积水,我多次向母亲提出友好建议使用竹屉皆遭婉拒。母亲用她习惯的方式,用顺手的锅炒菜做饭,做的一手好饭,花样俱全,口味绝佳,是家宴大事顶梁之人。母亲喜欢做饼,我也喜欢吃饼,葱油饼、菠菜饼、茭瓜饼、芹菜饼、土豆饼、香蕉草莓水果饼她都能做。“纤手搓来玉色匀,碧油煎出嫩黄深”。饼,有菜有面,比起同样有菜有面的饺子并不甘拜下风。不同锅,炒出来的菜也会有不同,菜锅不合,不相为谋。许多商家推出“柴火饭电饭煲”,可见,用柴和火做出的饭有格外的香味,充满烟火气的味道。祖母离去多年,但大铁锅,在记忆里依旧煮着人生的菜肴,热腾腾的一锅“酸甜苦辣咸”,伴我人世岁月荏苒。母亲的锅,使我体会到了生活的乐趣和为人母的责任,伴我美食路上不愿懒惰、不会停歇,快乐的寻找和追求。
      熟悉的锅,就像熟悉的朋友,你清楚掌握它的容量、它的火候、它的脾气、它的作为。中国人最喜爱团圆和气,适逢年节时,亲朋纷至沓来,展示主厨武艺的时候到了,厨房烟火繁盛、香气四溢自是不必多说,凭一口好锅,成就一桌好菜,众宾客放箸未觉全盘空,这是母亲的本领,功劳也少不了母亲的锅。
      “凡事不可苟且,而于饮食尤甚”。锅是一样重要的“武器”,用来慰藉人的味蕾,温暖人的肠胃,安抚人的心灵,它烘托家庭,抵挡寒流,汇聚团圆,用不疾不徐的姿态征服了世人。生活中的一蔬一饭,藏着日子的熨帖,也蕴含着生活艺术的情长。一个人,胃得到了好的照顾,生活幸福指数也会提升。下厨房,美食和爱不可辜负。

 

   [1]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 ICP备 0501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