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19-7-21  星期日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理事会人员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名誉会长名单、名誉副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会长、副会长、秘书长
山东省散文学会3月份审批入会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8年2月份审批入会名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7年10月发展会员名
刘艳凤:跟着《美游日记》游美国
宋遂良:致《美游日记》分享会
王 举  袁 滨:告诉你一个不一
崔广胜:抒写赤子情怀,谛听生命乐
文字的背影 王展/文
生命的随想,情感的蕴藉 ——序
创新是我们永远的使命——2011
散文语言实验必须恪守语言法则
行走在平民世界里——简评李登建散
信息详情
金后子:客从家乡来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287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家来电话。”这是很多城市边缘人的共同感受。记得上中学时,政治课本上曾有毛主席对中国无产阶级特点的几点论述,其中一条就是中国的无产阶级与农村有着广泛的联系。当时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当自己脱离了乡村来到城市,经过了许多的世事沧桑后,才明白这一道理的深意,它与现实是紧紧捆绑在一起的。
     在乡下人眼里,尤其是几十年前的乡下人眼里,甭管谁家孩子进了城,就等于进了天堂,掉进福囤。如果谁家孩子在党政机关干事,有个一官半职,那更是不得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从企业调入机关时,老家正在盖房,按照父亲的旨意,通过关系买了三盘便宜钢筋(计划内物资)运了回去。这下可不得了了,找我买钢筋的老乡接踵而至。少年不知愁滋味,自己也认为能给老少爷们办点事是显示自我的好机会,所以别管再难,也想方设法办理。记得有一次,我好不容易为本家的一个侄子买好了钢筋,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他的踪影,单位里的头还找我有事,我那个急呀,头晕眼花,直冒虚汗!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因半路坏车而耽误时间的侄子才出现,等回到单位,领导劈头盖脸地把我熊了一顿。批评归批评,好为老家操心的习惯不容易改,总觉着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自己是在那片土地上长大就应该回报。当然,回报是双向的。每当春节回去,在一片赞扬声中,来家里拜年的人数俱增,心里很是兴奋,大有功成名就的感觉。
     牌子创开了,老家找自己办事的越来越多。人来了,不但要操心劳神,还要管饭留宿,有时麻烦得真有些招架不住,曾发誓家乡的事不再管,可有些事,出于良知是非管不行的。
     一天上午,我正在办公室里忙着做报表,一个身穿早已退了色的国防服,脸上黑瘦黑瘦的中年男子闯了进来。还未等我问“你找谁”,对方就直呼我的乳名,并自报家门,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他又提到其弟弟是谁,我一下想起来了,这是村南宋广希的哥哥,与少时英俊的他面目全非。见我对上了号,他突然抽泣开来,那张瘦削的脸一下成了冬天的山峦,萧瑟,凄凉。原来,当天凌晨,他们夫妻二人开着拖拉机进城卖白菜,途中妻子下车方便时,被一骑摩托车的当场撞死逃逸。报警后,交警非但不积极处理,还狠狠地熊了他一顿,嫌他夫妻二人没有交通意识,不守规矩。我一听火了,扔下手中的纸笔,带着他就没头没尾地跑开了交通、民政、公安、交警队。一个月后,在有关领导地过问下,终于查出肇事者,绳之以法,并获得经济赔偿。当七尺男儿,抱着亡妻的骨灰盒哭着踏上归程的时候,我也得到了莫大的安慰。
     发生车祸是特殊情况。其实老家人所托之事,是有规律可寻的,伴随着社会前进的步伐,多也由简单到复杂,由物质扩展到精神层面。计划经济时,他们进城主要是为了购买紧缺或便宜的东西,大到钢材、木材、水泥,小到手表、电视机、自行车、缝纫机、红糖、白糖、布袜等;后来物资丰富了,物流加快了,单纯购物城乡没了区别,他们进城的主要矛盾变成了打官司,讨说法;再后来,他们知道摊上官司,尤其是经济纠纷,动用公检法,无论输赢执行都难,都是两败俱伤,多半选择私了,那么进城的主要事项又变成了孩子升学就业找活干,也有的是为了推销产品。
     他们来时,大都带着自产的小米、绿豆、瓜果、煎饼等时令农产品,到了家里,先把裤腿挽起,露出树枝般的腿脚,随着怀旧的话题,叼上烟,从上下黑黄牙齿间吐出一缕缕烟雾,干咳两声,“啪”地往地上吐口痰,然后用脚一搓,将待灭的烟蒂往茶几上一捻,随地扔去。遇有此境,城里的媳妇多半皱起眉头,一次就够,甚至当面反目。
      十多年前,有位本家的叔叔进城找我办事,他是赶驴车来的,进院后把驴拴在一棵杨树上。可能一时紧张缰绳子拴得松,在房子里谈事的当儿,驴挣开缰绳拉着车跑了,跑到一楼邻居家,把人家院里的花啃了,整个院子一片狼藉。我赶紧给邻居赔礼道歉,扔给对方一百元钱,才算把事压住。这种尴尬的场面,凡接待过乡人的大都遇到过,仅仅是大小轻重不同罢了。所以,有些伙计为了避免是非,不敢再把老乡往家领,往往采取迂回战术,在外处理完乡事再回家,处理不完就把老乡安排在附近的小宾馆,明天接着干!
    多年来,时光溜走了,请托事项变了,乡人的文明程度提高了,但他们那企求光亮令人怜悯的眼神却没有变。与他们的目光对接,就会感到心痛,立马就会生出古道热肠地冲动。每当谈起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心绪,我们这帮半路出家的乡人都颇有同感。
    有一位很要好的同学,夫妻都是小有权势的官员,且二人是一个村里的青梅竹马,前些年老家找他们办事的特别多,也感到特别气实(家乡土语,应该之意),每到星期天,家里的人进进出出的不断,搅得已上高中的孩子根本无法学习。无奈之下,为了躲避老家来人,他们每到周日早晨,就把家里的电话拔下或根据来电显示的号码确定接否,这是手机空白年代的自主选择。可是,老家的人也学精了,由事先打招呼变为不打招呼(主要是怕电话里拒绝),早晨直奔而来,他们知道城里人星期天是睡懒觉的。这一招还真灵,周日早晨,往往是夫妻二人还没起床,外面就传来哐哐地敲门声。没办法,大老远的来了,乡里乡亲的,怎能不快快迎进,一靠就是半天,甚至是一天,无可奈何也。
     后来,夫妻二人又想了个办法,干脆溜。周末晚上,大人孩子一同去宾馆或去朋友家住下,如此以来,老家来人是少了,可也有那种顽固不化、意志坚强者。有一个周日,一家三口在外躲了一天,晚上哼着小曲刚到宿舍门口,突然一个黑影从墙角处一块大石头上窜了出来,开口便叫着同学的乳名骂到:“安子,我X你娘,你这狗日的上哪去了,俺在外头等了一天了。”原来这是没出五服的叔叔,那别罗嗦,赶紧迎进家来,好吃好喝好伺候,找出被褥过夜。事后,两口子不再躲了,知道躲也没用,副作用更大,本来当天能打来回的乡人,一躲再住一宿,需要折腾两天,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倒不如热情相待,能办不能办的,给老家的人解释清楚了事。
     如今,随着各种通讯信息传媒的普及,城乡沟通越来越便捷,到城里干事的人越来越多。老家人渐渐地明白,那些在城里混事的人,跟他们一样,都不容易,也是喜忧参半地过日子,真正有权说了算的没有几个,所以老家的来人逐渐呈减少之势。可是,时间长了,见不到他们,心里还不是滋味,空空落落的。

 

   [1]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 ICP备 0501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