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19-3-25  星期一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理事会人员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名誉会长名单、名誉副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会长、副会长、秘书长
山东省散文学会3月份审批入会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8年2月份审批入会名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7年10月发展会员名
刘艳凤:跟着《美游日记》游美国
宋遂良:致《美游日记》分享会
王 举  袁 滨:告诉你一个不一
崔广胜:抒写赤子情怀,谛听生命乐
文字的背影 王展/文
生命的随想,情感的蕴藉 ——序
创新是我们永远的使命——2011
散文语言实验必须恪守语言法则
行走在平民世界里——简评李登建散
信息详情
杨 鹁:一路烟花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143

 

    真是老了吗?常会独自坐在画案旁,替这堆水墨颜料和盘盘碟碟去想:你整日涂涂抹抹勾勾点点把我们弄得乌七八糟,浑身脏乱不堪的样子。你到底是要弄出些啥玩意嘛?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可我也干不了别的呀,也就只有涂涂抹抹的时候才觉着,这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事!唉!你就多包涵吧!

借我一把刀子

    “光溜溜的身子闪着光辉,照着你那祖宗三代露出羞愧,张开了臂膀你还伸出了手,你说你要的就是我的尖锐。你在流泪我的宝贝,不知你是坚强还是脆弱的美,这时我的心像一把刀子,我要穿过你的嘴去吻你的肺……。”(崔健《像一把刀子》)
     上世纪八十年代注定是一个中国艺术史上精彩的一页。当时的“85美术新潮”是中国艺术史上第一次全国规模空前的前卫艺术运动,有近百个自发的青年艺术群体在各地涌出。那时似乎才明白,我好像自七八年上大学一来,就一直在等待,等待着艺术自由的到来。
     我与几个“死党”整日勾结,昼伏夜出。画画、读书、写诗,抽烟、喝酒、蓄发,(没烫头)表达着自己的梦境和幻想,陈述着自己的观念。困惑,批判,疑问取代了以往明如秋水的天真与盲从。“艺术是创造是欲罢不能的巨大生命需求”。
看看我们《世纪末画会》的宣言:
《当代表现主义如是说》
     “当代表现主义艺术是一种根源于生存的为人生的艺术,而非唯美的纯粹艺术。当代表现主义者是发现了真实的,痛苦的理想主义者。我们渴望通过行动,通过创造一种既富于感性知觉色彩,又不乏理性批判精神的强烈而深刻的男性艺术——当代表现主义艺术,宣泄生命的冲动,表现内心积郁已久的情绪,情感和思想......
     我们从一切伟大的艺术中,发现了一个统一的内在的艺术精神——表现主义艺术。
     我们认为,中国这片古老的黄土地上最欠缺的东西就是敢于正视存在的悲剧性并进而表现这种悲剧性的表现主义精神。”
     那年深秋在体育馆,跟着崔健那血脉喷张地嘶吼和敲打着神经地律动,撕去了我们那少得可怜伪装。
     我挥舞着崔健借我的刀子,扯起那生命的帆。北京的《中国美术报》关注到山东的我们,(还有当时的《江苏画刊》),我到北京向他们汇报我们的情况,如地下党找到了组织。
     1987年,我们把画挂进了山东美术馆。现在想想,我那会儿指定是蔑视一切的牛逼烘烘弄潮儿形象。回到家,父亲对我说起他在美术馆里,在我的作品旁看到的一幕:一个阿姨带着孩子去看画展,在我的画前一脸茫然的看了半天,扭身丢下句“这不是糟践纸吗!”拉起孩子就走。我当时冲我爸丢了句“要连她都说好,那我就真失败了!”转身就走了。现在我已会揣摩父亲当年混在人群里“窃听”的心情与期盼了。
      对不起,有许多故事你以为刚刚开头,其实已是结尾,猝不及防的连作者自己都想不到。现实生活里的荒诞远比艺术里荒诞的多得多。
     我承认,我悲观的没有喘息的机会。我羡慕那些越挫越勇的人,他们是真正的猛士!我真的不是。

幸有我来山未孤

     2007年,也就已近半百的年纪了,我迁居至三面环山的舜城,这人进了山便唤醒许多原本真性情,山既可保养人的先天真性还能叫人学呆,学憨。每每独自在山上溜达,就学会了沉入静谧,几声鸟叫一缕清风,山虽无言,但慢慢地就会找到了原本的自己,那山就是我真先生。
     苏东坡先生的房子东面有个坡,就叫了东坡。可我楼东面有山却叫蚰蜒山,这名字忒寒碜吧?感官不适了有没有?我能叫“蚰蜒山人”吗?我楼西面的山叫卧虎山,我觉着这名字也太野气了吧!楼北面的山叫金鸡岭,嘻!我怀疑这名字会有人心生坏意。为了在画上补白,能写上一行字,这画室叫个啥名好呢?我想了半天,好在窗前有泰山石,还有六棵松树。我就成了六松堂主人。
    看来,遇到个好的山名还真是个可遇不可求的事。我喜欢一个山名,它叫孤山。虽说我还没去过,这山名听着就文艺哈。确切的说与这山相连的人和故事,才是我内心无法企及又心向往之的漂浮的闲云呢!宋代有位诗人曾住这儿,吟诗、种梅、放鹤、会友。就是那“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作者林逋,林和靖,世人称“梅妻鹤子”的隐逸诗人。
     其实,我很清楚自己是做不了隐士的,一是因为心里有许多牵绊,俗世难拒。二是我胖,且目标太大,隐蔽不及。但隐士崇尚的人归自然“染衣做白云,浑然忘归期”的境界是我心理的归期,也是我画境的企及。
    “酷爱无人境,高飞出鸟笼。吟诗闲度日,观化静临风。仗策南山北,酣歌西坂东。红尘多少事,不到白云中。”这没毛病吧!
     闹心的是,如今身边“大师”辈出“雅士”遍地,各种装逼日新月异。摘掉金链子都换成了木珠子,茶杯越来越小。再穿上对襟褂子,弄一屋子红木还有树根雕刻的老虎老鹰,一屋子石头,石头里还有惟妙惟肖的十二生肖。真是雅不可耐啊!
假如我还算是浩浩书画行列其中一员的话,我只想抽回一只脚,敬而远之。现在能以简单的愿望来画画都变得很难了。
     在我眼里,齐白石是可以启示艺术家的艺术家。他身上的那股子憨劲可与西方的梵高媲美,
     虽说两人过着截然不同的日子,那也是性相近习相远。太过聪明的人是画不出那种笔笔丰厚又憨拙笔触线条的。1997年去北京,拜见白石先生的儿子齐良迟先生,他对我悠悠地说:对我父亲的艺术有许多不同的观点,估计还需要五十年的时间来证明。先生话语不多甚至可说谦逊的有点木讷。全然没有“京片子”的习气,还是一木匠“阿芝”师傅的后代。看来,人笨一点憨一点,也不是坏事。心无旁骛,一根筋的一直画呀画呀!那是多么幸福快乐的事啊!如若有慧根便成大器了。

圩子外和岱安门

     记忆像一帧帧画面,有些画面会择时多次浮现眼前。比如,我小时候在国庆节的晚上,站在清爽的秋天里,站在街头的一片空地上,仰着头看一枚枚礼花绽放的画面就是这样。在许多年里,这画面多次出现在梦里,越来越真切越来越清晰。
那烟花就在头顶上炸开“嘭!啪!”就像是夜幕上倾撒的颜料,漫天闪烁着红的绿的黄的紫的五颜六色的光。看着那火树银花竞相绽放,我的心花也随着一起绽放开来。然而,不实的是,画面里始终是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看烟花,这是何故?
    五十岁生日的那一天,我为自己拍了一张照片,那一刻没有了“茄子!”的心情。年过半百这个词气势强大地叫我开始倦怠起自己的工作。我开始了重新怀想我的开始,有意思的是,思绪一旦开始,过去那些渐行渐远的日子就全部拥挤着回来了。
    那些瓦房,那些胡同,门口的老槐树,街边灰暗的路灯,还有路灯下伙伴们地喊声:“大孩儿小孩儿都出来玩儿,就是不要小月孩儿!”
     这街道的名字叫南圩子门外街,圩子墙就是城墙外面的一道墙。过去还有圩子门,这南圩子门叫岱安门,因为济南之南是巍峨的泰山。我是没有见过这墙这门的。我只是对这城内城外的概念有了感觉,就像钱钟书先生的围城意象。我是庆幸自己应算是城外之人,况且我没想进去的意愿,我的学生就给我刻了一方印:圩子外人。
     我开始了画儿时的故事,那些岱安门里面和外面的故事。有别人的故事,有自己的故事。有男孩子的故事有女孩子的故事,一本《澡堂子》就用去五年的时光。一本《济南往事》的插画,画遍了我儿时的回忆。在这一个个故事的描绘中,我的内心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与慰藉。难道这是儿时头顶上的礼花照耀与呼唤吗?
那些早已不复存在的街道、胡同,那些一起的玩伴,那电线杆上挂着的破风筝,那路灯下“踢盒子”的鬼影,我的绘画有了越来越清晰地背景。
     朋友,假如你已阅读至此,稍细心者就会发现,我前面的《借我一把刀子》和《幸有我来山未孤》两部分文字着实不搭,有着判若两人的差别。可我需要坦白,他的确都是我,一个自相矛盾,性格分裂,有着多面性人格的矛盾体。其症状是时常会感到:矛盾、虚伪、贪婪、欺骗,幻想、迷惑、简单、善变。好强、无奈、孤独、脆弱,忍让、气忿、复杂、讨厌……嘿嘿!真讨厌,这是窦唯的歌词。可句句戳心,无从狡辩。
     讨厌自己是一种很灰的感觉,极其无力与荒诞。
如今,在享用一部手机便知天下的同时,人也就被手机绑架。外部信息越多,人的内部想象空间就越小。
     开始画童年的故事后我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世界上所有的大事小情,对于我们这些短暂的过客来说大多是没有资格置喙的,假若用一种读故事的心态来看,就一切都改变了。以前已经发生过很多的故事,以后还会发生更多的故事。我们就是看故事的人,若能以己之力画出自己的故事,我想这就是有滋有味挺有趣的生活了。
     就像小时候,一到国庆节的晚上就会跑到街头,仰着脖子看那噼噼啪啪地烟花。这情景为什么到今天还常常闯进我的梦里?我不清楚这样意味着什么,是人生的虚无还是迷惑的是幻影,亦或是遥远的希冀?
     可我如何也不会忘记那么那么那么绚烂的天空。

   [1]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 ICP备 0501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