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19-11-16  星期六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理事会人员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名誉会长名单、名誉副
山东省散文学会第七届会长、副会长、秘书长
山东省散文学会3月份审批入会名单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8年2月份审批入会名
山东省散文学会2017年10月发展会员名
邢庆杰:妙笔丹心著华章——序石贤
王 筱 :一块晶亮的
曹若嘉 :本是男儿郎——评《霸王
赵月斌:一棵生生不息的树——《青
《四重视角下的教育世界——王婷婷
刘艳凤:跟着《美游日记》游美国
宋遂良:致《美游日记》分享会
王 举  袁 滨:告诉你一个不一
崔广胜:抒写赤子情怀,谛听生命乐
信息详情
陈柏林 : 端午雨落超然台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389
 
这是一个与诗有关的日子,蒙蒙细雨,打湿了众多追怀者的思绪。傍晚时分,舍弃雨具,我怀揣薄酒、香烛,又一次拾级而上,心海,还是压抑不住激动和敬仰。总有一种幽幽情愫在脑际飘荡;总有醉在这高台之上的憧憬和渴望;总有站在这里偷窥前世威严朝堂的窃想;总有寻找晾晒了九百年身修、家齐、国治寸寸衷肠的神往。
超然台,你用儒家的香油点亮灯盏,身披一件道家的衣裳,屹然站在东夷文化繁盛的驿站,让一代诗哲,享受莲花座上这无尽的温暖与吉祥。
公元1074年(北宋熙宁七年),通过不断上书请求,苏轼罢杭州通判,以太常博士、直史馆任密州知州,在人生的不惑之际,从地方副职,走到了主政一方的权力舞台中央,这给了他近距离看清朝廷党派之争的机缘,以及王安石和改革派偏激政策给百姓造成的苦难。他一边上书朝廷,请求减免赋税,一边缉捕盗贼,确保一方周齐平安。
贪乏的物质条件,悠远的文化积蕴,让苏子在文化灿烂的古密州,尚佛崇道的心灵,暂时觅得一块干净的栖息之地。他采食杞菊,使白发渐黑;他洒涕循城拾弃孩,寄养百姓家中,按月支付米粮;他策马出猎,以散积郁心中的寂寞和无奈,文人情怀,让他在城墙废弃之所,建起了千古名胜超然台,佛、道、儒、黄老并存尺度的均衡,让他爱上了这块民俗文化盛行的热土。没有埋怨,没有悲观,在大雪纷飞时节,依旧“试扫北台看马耳,未随埋没有双尖。这双依然竖着的耳朵,是在倾听世风民怨,倾听朝野党争,倾听边防战事,因为心底深处,依然期待持节的冯唐,期待“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诗是上苍的眼泪,诗人的血脉。在远离汨罗的鲁东南小城密州,芬芳浓郁的北方粽香,随风飘荡,让人心生缠绵和沉思。飘荡在烟雨气息中的艾香,让人想起屈子,想起诗人的“天问”,想起了中华五千年长路上那些里程碑一样的名字,不管尊若松柏,不管卑于草芥。此时,我站在超然台上,勾勒着苏轼“老夫聊发少年狂”时四十岁的情致,感受着这方湿润圣洁的水土筑起的苏子生命的高台。把一颗晶莹无暇的心,在“把酒问青天”的大悲悯里悄然安放。
在中华民族灿烂的文化长廊中,像苏轼一样亦诗词亦文赋,亦书法亦绘画的文化天才可谓凤毛麟角,像他一样置身官场几十年而依然能保持思想的纯净、心灵的无暇更属罕见。苏子两载密州岁月,往往被一些史学家忽略,或是记叙的过于简单,在现存的研究经卷中,有些篇章轻轻几笔代过。史迹证明苏轼在密州是他人生观、世界观成熟的一段最宝贵的时光,也是他从文人雅士诗酒唱和、吟风弄月的婉约词派,跨越到置身于尘俗之外、超然于万物之上的文坛大儒的华丽转身。他策马出猎,排遣心中喷涌的诗思和对时局幽幽的无奈和苦闷,是古密州的人文,给了苏轼一个心灵休憩的港湾,在这一点上,史学家,您欠密州一个道歉。
不知哪位同道文友,抢我一步早在超然台西侧的门楼上插好艾草。浓烈异样的香韵,在沉郁潮湿的空气中溢满了这千年名胜的阶梯过道。只有脸颊才能感受到这雨的存在。我把携带的苇叶粽子和三柱香烛,在这台上摆好,让那雨雾在睫毛上一点一点积聚成水珠。这是沾染了我灵魂气息盈盈的天的眼泪,亦如我这半生黑夜里的叹息。然后,任其所有的心之涟漪都悄无声息的殉落一样。我望着紧紧关闭的大门,心地强烈的暗示,绝不会让自己到那檐下去躲避这渐渐增大的雨滴。躲避,不是诗哲的风骨,也不是词圣坦荡豪放的气节。我这青衣人,才不如先哲,德苟且寻得一丝半缕。但为平民诗人,丢失了先辈相传的操守,无异阻塞了诗歌创作的源头。我期望今夜的朝圣,像这雨一样洗刷我思绪里残存的世俗和欲念,拂去遮蔽我心灯上的尘埃。让曾经的悲怆、屈辱和断桥下的故事,成为昨日黄花,在记忆里枯萎飘散。五十余年的路,冷暖自知;五十年的岁月,变幻了众多相识不相识的脸。远处的灯盏,散发着迷一样的光晕,朦胧中,两个疲惫的身影兴冲冲而来。这是338年前的清康熙十一年(1672年),在东游崂山的途中,世界短篇小说之王蒲松龄和淄川籍翰林院吉士、秘书院检讨唐梦赉绕道诸城,专程拜谒在心头矗立了许久许久的“虽有荣观,燕处超然”的苏子之台。零乱的荒台,破败的景观,丝毫没有令两位雅士心生半点的失落。这是后学对先贤的礼敬,这是醒着的灵魂对思想者的追慕,这是古老东方文化长河中一代宗师对词圣大德的礼赞。只要脚下的土地还在,只要曾经的砖石还在,只要这“十万人家尽读书”的气息还在,超然台,在中国文化史上,在中华民族文学之旅前赴后继的长路上,将会永远屹立不倒。蒲翁高声吟诵着“超然台记”,高声吟诵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祝福,吟诵着苏子的寂寞、苏子的失意与淡泊,吟诵中的泪水里有狐鬼的善良,有世俗里的血泪和人生的无奈与决绝。古台彰明着心迹,不仅仅是仕途折翅,这弄人的造物主,当给你关闭了一扇窗子,却又为你开启另外一扇大门。面对这古苑,蒲翁想起自己空怀五斗诗文,为脱青衣换红袍,屡试不第,次次碰壁,次次不悔,即将坍塌的南墙早已凹陷,而蒲翁也羞愧面见乡邻。于是,油灯熬干,黄卷翻烂,村头的老柳树下,只有夜半人杳,方敢上天长叹。四书五经饱读,八股文章作遍,高悬的龙门,再也无力去作最后一跃。何为才知,何为学问,何为治国安邦之策,何为天下苍生黎民计策。无数次扪心自问,终于放下挤扁了的心思,走进比正人君子更可爱的狐鬼世界。
多少个午夜,总想捧一杯薄薄酒,去温暖高处不胜寒的大德心房;总想快走一步,躬身提着灯笼,为他照一照脚下的陷阱和藩墙;总想慢慢靠近,那山一样的身躯,感受一份胸襟的博大与宽广;总想用一支拙笔,参照他的模样,画出中国文人最美的形象。
超然台,你是上苍绘制的密州这幅山水画卷中,那枚艳丽的图章。你诠释着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又让学好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词圣纠结彷徨。尽管撞折了达则兼济天下的翅膀,但依然夜夜期待持节的冯唐,期待横刀立马、身献沙场。
苏轼二载密州岁月,尽管匆匆,但对他超然思想的形成,这块土地无疑起到了一个桥梁的作用,夫子云:“在心为志,发言为诗”,现实处境的触动,使一代词圣有了一个醍醐灌顶一样的转身。在230多首密州的作品中,看似写山吟水,实则是对这片土地的深深挚爱,他写下“平生五千卷,一字不救饥”的深深愧疚和自责。在他的时代,上至天子,下至庶民,皆以先睹苏轼诗文引以为快。他不但领文坛风骚,对释、道之学亦涉足极深,但又不被佛理道规所束缚,在经历了人生悲欢离合之后,道佛之塔成了他温暖的思想畅游之处,正因为有了各种思想哲学的融合,使他做到了文人的自省、自重、自觉。至密州时,虚龄仅仅三十九岁的苏轼,自称为老夫,实是文坛大家的一份自信和从容。卿卿我我的婉约词风,已经担不起时代大儒对天地的叩问;担不起对官场文化的那一肚子不合时宜;担不起他洒脱、淡然、卓尔不群的超然之身。在修葺后的北台上,苏辙深解其兄心底的波澜,赠名超然台,以解苏轼思想上缠绕已久的郁结。苏子酒量极小,但他却大醉,他在中秋之夜通宵达旦,从此为密州人民留下了一个与别处不同的苏子明月。他焚香弄琴,淡然、泰然、自然;他心系家国,不拘党派门阀短见,襟怀坦白,终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使密州这块文化鼎盛,儒、释、道各种文化的汇聚之地,因为有了苏子超然文化的植入,而更加光辉灿烂。苏轼主政密州,是他脱离党派之争的一次自我流放,他追寻着诗仙李白“自古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的文人放达思想一路走了下去,成就千年大儒的英名。
拾级而上,须摘下面具与伪装;拾级而上,须挣脱名索与利缰;拾级而上,须蜕去庸俗与偏狭,蜕去浅薄与轻狂。皓月当空,抬头远望,是华夏森林般不会弯曲的仕子脊梁,是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对天祈望,镌刻在这神圣的版图之上。
苏轼密州超然思想体系的确立,是他一生整个发展历程中的一次重要转折和飞翔,他不断上书朝廷要求改变现行社会管理政策,又为民生祈求上苍降雨以解久旱天气,他恩威并施,坦荡为官,一年的治理,终于使民众和官府之间消除了水火不容的对立局面,与他所追求的大同世界正一步步靠近。超然物外,无欲则刚,在这里他“二年饮泉水,鱼鸟亦相亲”;在这块土地上,已经成为他精神家园的第二故乡。他策马障日山、常山、马耳山,在城北古驿道旁建快哉亭,带领衙属拜谒道德始祖虞舜,倡明教化,期冀社会和谐。在种种呼吁失败以后,受大悲悯情怀的驱使,才让苏子在超然台上大醉,才泣血写下“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祝福。月朗人静之时,他站在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够为国尽忠,为民尽力。
五千载岁月悠悠,八千里山河依旧,多少过客说故地,几多文章付水流。今夜在这超然台上,说不完菩提树下经书多,道不尽学富五车几时休,但看天地茫茫问苏子,几多新愁遮旧月,终等来一阕明月几时有,写在了这虞舜生地、公冶牌楼。历史让丙辰中秋的那年,定格在文化庙堂高高的案头。从此,中秋与明月,再也绕不过这名胜古台,灵秀密州。
苦闷久成豪放词,出猎只为抒胸意,边患风雨洒心头,只待冯唐到密州。1076年底,苏轼离开他眷恋的密州,赴河中府任,行至陈桥驿所,得诏改任徐州知府。从此,在历史的长廊中,苏子在密州留下的大量诗词文赋,像盏盏明灯照耀着中国文化千年的长路。
雨,依然淅淅沥沥,在我生命之路的寄旅生涯中,故乡的端午节总在心事重重的阴雨天气中到来。若有所思的小雨,抚慰着插在屋檐下的苦艾,鲜活的枝叶在如泣如诉的雨中如漫不经意。夜幕降临,凝神静听,缓缓雨滴敲打着谁的心事,不由的让你若有所思,又若有所失,然后便是潸然泪下。在这样的雨夜,通常不会有惊雷或是大风。绵密的雨幕,注定是为那些因找寻故地奔波而焦渴的灵魂些许的温润。
东鲁遗风,超然台上,好雨细撒,祭拜的香烟袅袅环绕,谁家的窗口琴音绵绵,还是那曲“将军令”,为脂粉裹身的北宋,呼唤栋梁才俊,力挽王朝覆倾。
作者简介:陈柏林,山东诸城人,现为臧克家诗歌研究会会长,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中国大众文学学会、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山东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当代散文》月刊特邀编委,潍坊市民协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潍坊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理事,诸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会长,诸城市第八、九、十届政协委员。出版诗集四部,散文集一部,主编各类文集20部,诸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供职于诸城市文化馆。
 
   [1]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 ICP备 05011328号